声明:本站内容为网易自动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如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联系

QQ:1414798468

手机:18702035232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抗战十年之后,中国对日宣战为何"姗姗来迟"?
作者:DQ 点击:167 时间:2017-12-07 02:16:48

  作者|周明,网易历史专栏作者,军事学者,长期专注战史研究,出版过多本著作,并担任多家媒体特约作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图1:1941年12月9日中国对日本宣战的文告

  1941年12月9日,也就是珍珠港事变的第三天,美国对日本宣战的第二天,中国才正式向日本宣战。而此时距离1931年九一八事变局部抗战爆发已经有整整十年了,就是距离1937年卢沟桥事变全面抗战爆发也已经有四年了,抗战打了整整十年之后才刚刚宣战,这是什么原因呢?

  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获得外援。抗战开始的上世纪30年代,中日两国在综合国力和军事力量对比上相差悬殊,虽然中国1937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是日本的两倍,但中国的工业基础十分薄弱,工业生产总值连日本的四分之一都没到,钢铁年产量只有日本的百分之一,石油年产量更是只有日本的千分之七。军事工业上的差距更大,中国只能生产轻型火炮、迫击炮、轻重机枪和步枪等最简单的武器装备,完全没有坦克、飞机和舰艇的设计和制造能力,而且不少武器生产的原料、零部件都依赖进口,一旦到了战时,就连这点微不足道的军工能力都难以保证。反观日本,不但步兵武器和火炮的产量大大超过中国,而且还拥有中国所没有的重装备生产能力,大口径火炮年产量750门,坦克年产量330辆、飞机年产量1580架,加上工业门类齐全,完全能够满足大规模战争的需要。

  图2:中国的军事工业非常落后,最多只能生产轻型火炮

  再看军事力量,中国陆军有步兵182个师又6个旅,骑兵9个师又6个旅,炮兵4个旅又20个独立团,总兵力约200万人。但是兵役制度落后,军需补给与人员补充能力都很薄弱。日本陆军有17个常备师团、4个混成旅团、4个骑兵旅团、5个野战重跑旅团、3个战车联队以及16个飞行联队,总兵力约38万人。但兵役制度完善,可以迅速征调后备兵员超过500万。

  以陆军最重要的炮兵力量来说,中国军队装备最好的中央军一个师才只有16门75毫米火炮,大多数部队的师团单位都只装备有迫击炮。日军一个师团就装备36门75毫米炮和12门105毫米榴弹炮。大口径火炮方面,中国总共只有69门150毫米榴弹炮,而1937年12月在中国的日军重炮部队就有13个联队又2个大队,装备的150毫米榴弹炮超过了320门。

  1937年全面抗战开始前,中国海军总共只有大小舰艇120余艘,总排水量约11万吨,而且大多数都是有些年头的老旧舰艇,不堪使用,实际能够作战的舰艇仅仅60余艘,最大的军舰排水量才区区3000吨,总排水量还不到6万吨,只相当于日本海军总排水量的百分之五!甚至才不过相当于日本海军一艘战列舰的排水量。日本海军军舰种类齐全,而且全部可以自主设计制造,年造船业能力约50万吨。日本海军总共拥有大小舰艇285艘,总排水量约115.3万吨,实力仅次于英美海军,居世界第三位。

  1937年时的中国空军拥有各种飞机600架,其中作战飞机约300架,而且这些飞机全都是从美、意、德、英、法等国购买,机型复杂,中国也没有相应的维修能力。日本没有独立的空军,空中力量分别属于陆军和海军航空兵,总共拥有作战飞机1600架。

  因此,中日双方在各方面的差距完全可以用悬殊来形容。所以如果中国没有海外的援助,单凭自己的力量不要说赢得战争的胜利,就是能把抗战坚持下去就很不容易了。现实也是如此,要是战争初期没有德国的军事援助,战争中期没有苏联的军事援助,以及鲜为人知的美国的经济援助(从1937年7月到1941年12月美国给予中国的贷款就高达2.4亿美元),中国的抗战是很难坚持到1941年12月。1942年中国派遣远征军进入缅甸,就是为了保证被誉为抗战生命线的滇缅公路的安全,而滇缅公路就是当时运输国外援助物资的交通线,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国外援助对于中国抗战的重要意义。

  图3:中国和日本在军事实力上相差悬殊

  1937年7月16日,也就是卢沟桥事变后的第九天,国民政府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对日宣战的问题。正是考虑到中国的武器装备和很多军需物资不能自给自足,很大一部分需要从国外进口,如果对日本宣战,根据国际法,中立国是不得向战争中的中国提供武器装备、军用物资以及军事工业的所需原料,那么靠什么来继续支撑战争的消耗呢?所以会议最终决定:对日本不宣战,不断交。

  为媾和留余地毫无道理

  现在关于中国为什么到1941年12月9日才对日本宣战,还有一种说法很有市场——不宣战是为了万一战事失利的时候和日本媾和留下余地。这种看似有道理的观点确实忽悠了不少人,也成了批评国民政府抗战不彻底的一大罪状。

  但是仔细一分析,宣战与否同媾和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没有任何一条国际法规定宣战了就不能媾和,历史上宣战之后又因为战败而媾和的例子太多了,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意大利就曾经向同盟国宣战,后来不是照样媾和了吗?所以这种为了将来有可能会和日本媾和所以不宣战的说法实在是荒谬。

  图4:不宣战不代表没有战争,全面抗战的号角早在1937年7月就吹响了

  再看日本,日本也同样没有和中国宣战,难道日本也是为了要和中国媾和吗?显然不是。虽然日本的工业远远超过中国,军事工业也完全能支持大规模战争,但是日本却是个资源贫乏的国家,所以石油、铁、煤炭等各种战略原料都需要从海外进口。而一旦宣战,日本也同样受到国际法的限制,很多原料的进口都将大受影响,所以1937年7月全面抗战开始后,中日之间已经是事实上的战争状态,日本的高层也曾经几次讨论是否要对中国宣战,最终认为日本一旦宣战,受国际法的制约,在进口各种战略资源方面会受到很大限制,再三权衡之后觉得宣战是弊大于利,所以就没有对中国宣战。1938年1月日本发表声明,“不再以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为对手”,在1940年3月汪伪政府成立后,日本在政治上对重庆政府采取的是“无视”,所以就更不会宣战了,一直到1945年8月日本战败都没向中国宣战。

  图5:1937年12月,日军占领南京后举行入城仪式。即便中国的首都都已经沦陷,但中日之间都没有宣战

  事实上日本于1938年陆续颁布了“战时三法”,也就是《临时资金调整法》、《关于进出口商品等临时措置的法律》和《国家总动员法》这三部法律,尤其是《国家总动员法》将日本国内所有的科技、文教、新闻报道、工业、交通运输、金融贸易等都置于政府的控制之下,完全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国范围的战争总动员。在军队方面,日本也从1937年开始全面扩军,到1941年陆军现役总兵力已经超过了150万,其中在中国的“支那派遣军”,下辖华北方面军、第十一军、第十三军、第二十一军和第三飞行集团,共计23个师团又17个旅团,总兵力约85万,无论是部队的编制还是总兵力,都已经大大超过了日本和平时期的常备兵力。

  而在战场上,中日双方投入的兵力越来越多,伤亡越来越大,战火蔓延的范围也越来越大,连当时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都已经沦陷,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是毫无疑问的战争,但双方都没有宣战,这并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完全是双方选择的一种对自己有利的战争策略。只要对当时中国和日本的国情国力有充分的认识,就知道这种有实无名的战争一定会是中国和日本的必然选择。

  图6: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以来日本侵占中国领土示意图

  宣战不过是个法律程序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12月8日美国对日宣战,12月9日中国对日宣战。

  图7:保存在档案馆中的对日本宣战的文告原件

  有人认为美国对日宣战的第二天,中国才对日本宣战,是跟着美国才对日宣战的。这其实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原因是1941年之前中国的抗战主要依靠德国和苏联的援助,但是随着德国和日本成为轴心国盟友而停止了对中国的援助,苏联于1941年4月和日本签署《苏联日本中立条约》之后中断了对中国的军事援助,继续坚持抗战在物质上就只能依靠美国了,1941年3月美国通过了《租借法案》开始向反法西斯国家提供援助,5月美国宣布《租借法案》适用于中国,但在1941年12月之前,中国根据《租借法案》获得的援助仅仅只有2600万美元,只占1941年美国根据《租借法案》对外援助总额的1.7%,占中国在整个抗战期间获得的援助总额的5%。

  而美国对日本宣战,也就意味着美国不再是置身事外的中立国,而是和中、英、苏一起并肩作战的同盟国,那么作为中立国对中国宣战之后的国际法限制也就不复存在了。这样,中国对日本宣战的最大顾虑也就自然烟消云散了,这才是中国之所以会在美国宣战后才对日本宣战的真正原因。

  同时,根据相关根据国际法的规定,“战争使得交战国之间的条约失效”,所以,中国对日本宣战之后,1895年中日签订的《马关条约》也就同时废止,日本对包括台湾、澎湖列岛在内的中国领土的占领也就失去了法律依据。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中国对日本宣战的文告中,还体别提到了“兹特正式对日宣战,昭告中外,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有涉及中、日间之关系者,一律废止,”,这也是后来中国在开罗宣言中明确提出收回台湾、澎湖、东北等被日本侵占领土的法律依据。这也是宣战所带来的附加红利。

  更应该看到,宣战只不过是个法律程序,不宣战并不代表没有战争。在1941年12月9日宣战之前,中国和日本之间的战争早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讲话,通常被看作是中国发布全面战争总动员的号令,在此之后,中国也确实是倾举国之力投入了战争,虽然没有正式宣战的名义,但却是货真价实的战争。不但给日军造成了数十万人的伤亡,而且迫使日本耗费了大量的财政来维持战争。当时美国驻日大使格鲁就向美国国务院报告,日本由于侵华战争的规模日益扩大,财政将在1941年崩溃。应该说,日本最终在1941年12月发动偷袭珍珠港,挑起太平洋战争,中国战场深不见底的泥潭消耗了日本大量的军事、经济资源,无疑是个重要诱因。

  图8: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抗战声明,被认为是中国发布了战争的总动员令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在1941年12月9日正式对日本宣战之前,中国就已经和日本进入了全面战争状态,少的就是一个法律上的程序,中国作为一个大但又弱的国家,面对日本的侵略,毫不屈服地坚持了抗战,最终为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自己的巨大贡献。

【推荐阅读】

  卡斯特罗与11位美国总统缠斗半世纪,历经数百次刺杀。

  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世界格局风云变幻,拉美地区政权更迭40多次,而在卡斯特罗的运筹帷幄下,古巴始终保持了较高的国际能见度。卡斯特罗的外交智谋,在与美国的周旋中展现最为突出。

  出人意料的访美

  在推翻了贪腐的巴蒂斯塔政权,建立了革命政权之后,卡斯特罗并没马上宣布走社会主义道路,也没表现出亲苏姿态。相反,为赢得有利的国际环境,他一上台就筹备访问加拿大、巴西等国。而最终,他执政4个月后的首访对象竟是美国。

  这是一次出人意料的访问,邀请方是美国报纸编辑协会。1959年4月,戴着军帽、穿着军装、叼着雪茄、满脸络腮胡的卡斯特罗开始了在纽约和华盛顿的11天私人访问。对这位曾在山区长期打游击的传奇英雄,美国民众很好奇,在一次公开活动中,一位美国姑娘为他送上了香吻。而“老革命”卡斯特罗在华盛顿的墓地献花,在林肯纪念堂流连,在布朗克斯动物园品尝冰激凌,在扬基体育馆大嚼热狗和汉堡包,这些都成为美国媒体镜头下的热门新闻。

  当时,美国政界对古巴革命政权的敌意处于上升期。卡斯特罗没收了美国在古巴的投资,惹恼了美国。他与左翼革命家切·格瓦拉等人的密切关系,以及不时冒出的同情社会主义的言论,也让美国政要对他心存忌惮。

  曾帮助巴蒂斯塔清剿过卡斯特罗游击队的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没有见他。但为了最大限度争取卡斯特罗,时任副总统尼克松和国务卿赫特会见了他。会谈中,尼克松告诫卡斯特罗要“选择正确方向”,不要走共产主义道路。会谈后,卡斯特罗告诉媒体会面“很成功”。尼克松则说,他对卡斯特罗的判断是“此人要么对共产主义的看法极为天真,要么就是在共产党的纪律约束下。我的判断是前者。”而前国务卿艾奇逊见了卡斯特罗后,称他为“拉丁美洲的第一位民主人士”。

  当时的卡斯特罗已经表现出高度自尊。在纽约,他向外交关系委员会发表演讲,表示绝不会向美国乞求经济援助。听众中有人提出不友善的问题,他满脸怒容。

  1960年9月,卡斯特罗到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这时,美国政界对他已相当不友好。尼克松表示,卡斯特罗“越来越倾向共产党”。半年前,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命令中央情报局训练古巴流亡者推翻卡斯特罗。而卡斯特罗在美活动也更加咄咄逼人。他入住黑人区哈莱姆的一家旅馆,会见激进的黑人领袖马尔科姆等人。9月26日,他发表4小时讲话,狠批“美帝国主义侵略亚非拉国家”。

  这次高调出击,彻底消除了古美关系发展的种种想象空间。当年10月,艾森豪威尔政府宣布对古巴实施贸易禁运,古巴最重要的出口产品食糖无法进入美国市场。卡斯特罗转向苏联寻求援助。1961年1月3日,艾森豪威尔在执政的最后日子宣布与古巴断绝一切外交关系。

  从肯尼迪开始“斗美国”

  当约翰·肯尼迪从艾森豪威尔手里接过总统大印后,他的年轻气盛很快惹出了一场乱子。

  1961年4月17日,美国中情局实施了“猫鼬行动”——1300多名古巴流亡分子从迈阿密的中情局基地出发,在古巴南端的沼泽地登陆。这就是著名的“猪湾事件”。后来解密的文件显示,卡斯特罗当时在猪湾附近指挥反击,一边下达命令,一边还开开玩笑,毫不紧张。

  事件一发生,当时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马上联系肯尼迪,要他“停止对古巴的侵略”,并表示将向古巴提供“反击侵略所需要的一切帮助”。肯尼迪退缩了,原先计划的空中支援没有实施。72小时后,事件以114名流亡分子被击毙、1189人被俘告终。40年后,卡斯特罗把当年参加行动的美国人和古巴流亡者请到古巴参加研讨会,微笑着宣读了一份美国国务院解密文件:“低估这个人(卡斯特罗)将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虽然他的外表看上去有些天真、无知,但他显然有着坚强的意志,是一个天生的极具鼓动性和自信的领导人。”“猪湾事件”让古巴全面转向苏联阵营,成为苏联在加勒比海地区的战略前沿。1962年,苏联将一批中程弹道导弹和20枚核弹头运进古巴。肯尼迪大为震惊,立即在古巴四周部署了8艘航母,美国战略核导弹部队把导弹装上了发射台,人类进入“最接近核战的日子”。克格勃情报显示,美国很可能在两三天内入侵古巴。

  危急之下,卡斯特罗要求赫鲁晓夫在古巴遭到进攻时对美进行核打击。但赫鲁晓夫却在美国压力下做出了让步,同意撤走导弹,条件是美国承诺不入侵古巴。“导弹危机”最终和平解决,但美苏领导人的幕后交易让自尊心强烈的卡斯特罗非常不满。此后美国对古巴开始实施数十年的经济封锁,使其损失数万亿美元。

  肯尼迪时期,美国中情局从古巴流亡分子中招募人员充当刺客,对卡斯特罗展开了密集的暗杀行动。他们采用的手段从毒雪茄到毒钢笔,多达数百种,但一直没得手。1963年,肯尼迪自己被刺杀,针对卡斯特罗的暗杀行动才略有收敛,但也没有完全终止。仅尼克松时代,美国针对卡斯特罗的暗杀就达172次。

  1976年,美国中情局炸毁古巴KY455航班,机上73人全部遇难。卡斯特罗在广场上对数十万群众发表演说:“我们不能说痛苦是分享的,痛苦是成倍增加的,今天数百万古巴人与可恶罪行下的受害者亲人一起哭泣。当充满力量和气势的人们哭泣,不公将会颤抖!”

  与美国斗而不破

  几十年来,美国在拉美地区翻云覆雨,唯有卡斯特罗屹立不倒。这不能不说与他“斗而不破”的周旋艺术有关。一方面,他高调批评美国的霸权行为,另一方面,并不无谓地与美国“较劲儿”。相反,他积极开展对美的民间外交,也抓住机会改善与美国政界的关系。

  1963年11月22日,法国记者基恩·丹尼尔见到卡斯特罗,为他带来一个重要信息:肯尼迪有意缓和双边关系。但就在这一天,肯尼迪遇刺身亡,事情没了下文。

  福特当总统后,时任国务卿基辛格很想在美古关系上取得突破。1975年1月,他的助手在纽约机场的公共餐厅与古巴代表悄悄见面,给了对方一份备忘录,表示“美国可以、也愿意和一个意识形态不同的社会主义国家讨论邦交正常化”。卡斯特罗迅速捕捉到了这个重要信息。当年7月双方会面时,古方带去了古巴棒球队有意访美的信息,美方也乐意相邀。但两个月后,非洲安哥拉爆发内战,美国和南非支持其中一方,苏联和古巴支持另一方。卡斯特罗出兵参战。基辛格气得大骂,甚至提议福特“空袭古巴”。但卡斯特罗知道这是空话,因为福特卸任在即。

  卡特时代,苏联处于进攻态势,美国因越战的失败而灰头土脸。卡斯特罗意识到改善古美关系的机会来了。果然,卡特刚出任总统3个月,就将与古巴的邦交正常化写进了外交政策。他修改对古经济制裁措施,允许美国公民前往古巴。卡斯特罗也表达善意,释放了多名有古美双重国籍的囚犯,后来还同意与美国互设经济利益代表处,称卡特为“有尊严、有道德的人。他愿意解决美国和古巴之间的问题”。不过,卡斯特罗在安哥拉问题上坚决不让步,宁可搁置古美邦交正常化。卡特卸任后,卡斯特罗曾在加拿大前总理特鲁多的葬礼上和他偶然相遇,立刻向他发出访古邀请。卡特当时未能成行。

  到2002年,卡特终于成为首位访问古巴的美国前总统,2011年又去了一次。卡斯特罗将与卡特的会面称为“两个老朋友会晤”,热情招待他,安排他与古巴宗教领袖见面,访问犹太人社区。这些努力很有成效,卡特表示,美国有关古巴支持恐怖主义的断言完全没有根据,呼吁美国总统奥巴马取消对古巴的封锁。卡斯特罗去世后,卡特对他做出了高度评价。

  当然,这两个人也交过手。当时美国有条法律,规定凡抵美的古巴人都可获得政治庇护。对此,卡斯特罗使过“损招”。1980年,他突然开放马里埃尔港,让古巴人可随意“投奔自由”。短短5个月,10多万古巴人涌向迈阿密,其中不乏罪犯、精神病患者和妓女。卡特很快就吃不消了,不得不宣布佛罗里达州进入紧急状态。

  拉大朋友圈渡过难关

  里根1981年上台后,卡斯特罗的“苦日子”又开始了。里根加强对古禁运,将古巴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对卡斯特罗的刺杀行动也再度达到高潮。到老布什执政时,苏联、东欧发生剧变。他通过了托里切利法案,进一步强化对古禁运,并公开表示,自己的目标就是结束卡斯特罗政权,成为“踏上卡斯特罗之后的古巴自由土地的第一位美国总统”。

  内外交困的卡斯特罗宣布国家进入“和平时期最危险、最困难的特殊时期”。同时,他一直在设法扩大朋友圈,除了社会主义阵营,拉美国家也是他经营的重点。厄瓜多尔著名画家瓜亚萨明曾为卡斯特罗画了一幅肖像《卡斯特罗之手》。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评论说,“老头子”一双手像一对鸽爪,专门向拉美传递和平信息。

  卡斯特罗早就意识到高举“反美”旗帜的查韦斯的重要性。他建议查韦斯发起针对穷人的社会福利计划,为他派去大批古巴医生和志愿者,这让查韦斯在选民中的支持率迅速率增加,连续胜选。依靠委内瑞拉的物资和能源资助,古巴也再次实现了经济发展。2011年,卡斯特罗亲自将查韦斯患癌症的消息告诉他本人,并派出最好的古巴医生为他治疗。查韦斯去世后,卡斯特罗极其悲恸,在《格拉玛报》上发长文悼念。

  卡斯特罗对整个拉美地区的左翼都很有影响。当年智利左翼政权被政变推翻后,他庇护了许多智利左翼人士。如今,这些人活跃在智利政界。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是卡斯特罗“革命粉丝”,卡斯特罗89岁生日时,特意请莫拉莱斯来哈瓦那参加派对。卡斯特罗去世后,莫拉莱斯盛赞卡斯特罗为“伟大的人物,伟大的政治家和革命者”。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巴西总统特梅尔和前总统卢拉、墨西哥总统佩尼亚·内托等,也都对卡斯特罗予以盛赞。

  卡斯特罗的葬礼可说是其“朋友圈”的大展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出席悼念活动,多位拉美国家领导人及南非总统祖马、德国前总理施罗德、西班牙前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等出现在贵宾名单上。但美国总统奥巴马不派代表出席。美国驻古巴大使馆也是少数没有下半旗志哀的大使馆之一。

  奥巴马在执政后期与古巴重建了外交关系,但两国间的历史恩怨并未结束。卡斯特罗逝世后奥巴马说,历史将审判卡斯特罗,表明在政治上对他仍有敌意。

  其实,对奥巴马改善美古关系,美国内一直有强烈的反对声音,主要来自古巴流亡者。50年来,在美国的古巴流亡者已达200万人,他们的选票有一定影响力。卡斯特罗去世的当天,在古巴流亡者密集的迈阿密,街头狂欢持续到深夜。今年美国总统大选参选人之一的卢比奥表示:“奥巴马对独裁者卡斯特罗之死的声明充满同情,完全没有提到数以千计被他杀死和囚禁的人。”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先是在推特上说“卡斯特罗死了”,之后又发表了一篇正式声明,对卡斯特罗批评了一通。

  至今,卡斯特罗在美国还是一个必须批评才算“政治正确”的名字。

  作者:张卫中,凌云

审核: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