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内容为网易自动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如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联系

QQ:1414798468

手机:18702035232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狮心王"之母埃莉诺:幽囚十六载,终成摄政太后
作者:DQ 点击:190 时间:2017-12-07 01:26:56

  一本名为《伟大的英国女人》的畅销书中,介绍了有史以来十六位英国最杰出的女性。埃莉诺王后名列其中。她自己虽未登基,却是历史上唯一一位既当过法国王后又当过英国王后的女性,同时她还是两位英国国王的母亲。她的传奇故事是英国文学艺术中经久不衰的主题。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女公爵

  1122年,埃莉诺出生于法国的一个贵族家庭,父亲阿基坦公爵掌管的领地占法国近三分之一。当时,整个法国被大大小小的诸侯割据,国王只是名义上的共主。阿基坦位于法国南部,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是有名的富饶之乡。著名的波尔多葡萄酒即产于此地。1137年,阿基坦公爵在一次朝圣途中逝世,留下一份遗嘱,令埃莉诺继承全部领地,同时委任法国国王为其保护人。

  作为新任阿基坦女公爵,此时的埃莉诺才刚满15岁。她天生丽质,性格活泼,而且聪慧过人,骑马,打猎,拉丁文,音乐,文学,样样出众。她的富有、机智与美貌,使她成为整个欧洲最炙手可热的未婚女性,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追求者。但向往权力,野心勃勃的埃莉诺断不会轻易委身于他人,经过再三考量后,她選择嫁给了当时的法国王太子路易。

  风流而骁勇的法兰西王后

  路易本非太子,他还有个兄长。在天主教一统天下的中世纪法国,老国王本意是让路易成为一个杰出的大主教,以教护国。于是路易从小就在修道院中长大,耳濡目染了各种刻板的天主教教义教规。当一个出类拔萃的大主教,是自幼深植于路易内心的崇高理想。天有不测风云。路易的兄长在一次骑射中发生意外,不治身亡。老国王无奈只得把路易从修道院接出来,封为王太子,之后又做主让他娶了埃莉诺。老国王有自己的如意算盘:阿基坦是法国最富饶的领地。只要路易与埃莉诺成婚,这块肥肉自然归属法国王室。这将极大增强王室的实力以及地位。

  1137年,路易和埃莉诺在波尔多的大教堂举行隆重婚礼。同年,老国王去世。路易正式即位成为路易七世,埃莉诺则成为法国王后。但埃莉诺并不习惯宫中的生活。她天生幽默风趣,活泼开朗,与一本正经的宫廷格格不入。她喜欢穿着颜色艳丽的服饰,言谈举止上也不拘陈规,而且经常心血来潮,随意按照自己的心思改变宫廷的装饰。这一切引起了保守王室的非议。

  但最让埃莉诺失望的是路易本人。虽然路易喜欢美丽的王后,也不惜重金满足埃莉诺的各种奇思妙想,但归根结底他却是个极为虔诚的天主教徒。他的生活索然无味,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研读圣经、祈祷和弥撒上面,很少抽空来陪王后。在他看来,不以生殖为目的的男欢女爱都是有罪的。因此他从不和埃莉诺打情骂俏,夫妻生活也纯粹是完成任务。面对这样一个缺少情趣的丈夫,埃莉诺经常悲从中来,感叹道:“我本来以为我嫁的是国王,哪知却是个修士。”

  1145年,虔诚的路易七世决定率军远赴耶路撒冷讨伐异教徒。埃莉诺亦从其领地招募了300名兵勇并亲自随军前往。埃莉诺是个天生的帅才。她临危不惧,沉着迎战,带领她的阿基坦军团接连攻克敌方数个堡垒,还获得东罗马帝国皇帝授予的金质勋章。对于中世纪的欧洲女性来说,即便是贵为一国之后,也不过是延续皇家香火的生育机器而已。能够像男人一样征战沙场、挥斥方遒、尽显帅才的欧洲宫廷后妃,殊为难得。

  相比起来,路易却表现平平。他性格懦弱,优柔寡断,无力约束强悍的兵勇。在埃莉诺的强力领导下,法国军队成功与驻守在土耳其安条克的基督教军队会师。这支军队的首领是雷蒙德王子。论辈分,他还是埃莉诺的表叔。雷蒙德比埃莉诺年长七岁,此时亦才三十出头。他身材伟岸,五官轮廓深邃分明,犹如古希腊雕塑,忧郁深情的眸子,缭乱卷曲的发梢,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埃莉诺初逢这位英俊潇洒的表叔就被他深深地吸引住了。而雷蒙德也惊叹于法国王后的聪慧干练、美丽娇俏。两人偷偷开始了一段隐秘之恋。

  天下无不透风的墙。很快路易听到了王后的这桩绯闻。他虽然清心寡欲,但也无法容忍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他找到埃莉诺,要她摊牌到底是跟谁走。埃莉诺此时已深陷雷蒙德的魅力不能自拔,居然选择了留在表叔身边。路易此刻内心极为崩溃。他做出了人生中最为勇敢的一个决定:绑架埃莉诺,强行将其送回法国。没过多久,埃莉诺得知,雷蒙德在一次战役中被杀,从此天人永隔。埃莉诺悲从中来,痛悼情夫的同时也加深了对路易的怨恨。不久,她毅然向教皇提出了离婚的请求。

  中世纪欧洲国王的婚姻都是由罗马教皇主婚,象征上帝的恩准与赐福。如果要离婚,也必须得到教皇的许可。埃莉诺以她与路易是四代以内旁系血亲为由,要求教皇判决其婚姻无效。路易此时也因埃莉诺没有成功诞育男嗣,害怕王位没有继承人,也慨然同意了离婚。于是,1152年3月,埃莉诺正式卸下法国王后的光环,回到了她的阿基坦领地。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埃莉诺此举可谓惊世骇俗。在教条森严的天主教体系中,男人离婚都不容易,她却能以一介女流之身提出申诉,并最终得到教皇的应允,此举可谓开创了先河。大胆抛弃与一国之君索然无味的婚姻,而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这在中世纪的欧洲可谓是绝无仅有的女性意识的觉醒。

  无巧不成书的英伦姐弟恋

  埃莉诺不是一个低调的人。她外向开朗,善于交际。还在法国当王后的时候,她在一次宫廷宴会上结识了诺曼底公爵亨利。亨利比埃莉诺小11岁,出身亦非常显赫。他的母亲是英格兰公主,有着纯正的英格兰王室血统。当时,埃莉诺主动邀请亨利共舞一曲。亨利不禁陶醉于她鹅颈酥胸散发出的淡淡香气之中,那丰腴的身段和姣好的脸庞让他有些欲罢不能。这个刚进入弱冠之年的少男对眼前的少妇居然一见钟情了。

  埃莉诺离婚后不久,便让人给亨利送信,邀请他有空过来做客。两人在经历了一番离别周折之后,最终再度团聚,重续鸳梦。埃莉诺直截了当地询问亨利是否有与其结婚的打算。亨利觉得虽然两人年岁悬殊,但埃莉诺保养得当,皮肤白皙有如少女,并且她拥有法国三分之一的领土,这对亨利的将来会大有裨益。1152年5月,就在埃莉诺离婚后两个月,她与亨利在法国普瓦捷大教堂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两年后,亨利以英国先王外孙的身份入主英格兰,成为英国国王,埃莉诺再一次戴上了王后桂冠。

  两人的关系开始时甚为融洽。很快,埃莉诺就给亨利生了一个小王子。埃莉诺是个多产的妇人,在之后的十三年里,她再接再厉,接连生了七个孩子:四个王子,三个公主。亨利家族顿时人丁兴旺起来。相比之下,埃莉诺的前夫、法国国王路易就凄惨得多。他离婚后续娶了两次,终于生了个男婴。但却永远失去了辽阔富饶的阿基坦领地。想起这些,他内心既懊丧又愤怒,像一只野狼,瞪着绿莹莹的眼睛,时刻在捕捉机会报复亨利家族。

  被囚十六载的委屈妻子

  让埃莉诺失望的是,亨利并非一个理想中的好丈夫。虽然有她相伴,亨利仍然到处寻花问柳,招蜂引蝶。他一生中包养了数不清的情妇,还生了很多私生子。夫妇俩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经常闹得不可开交。1166年,亨利金屋藏娇,将一位美人包養在乡间的一座别墅中,还叮嘱侍从不要透露半点风声。可消息还是传到了埃莉诺的耳边。她怒不可遏,火冒三丈地冲进亨利的别墅,抓住那位娇滴滴的美人,左手拿着把匕首,右手拿着包毒药,胁迫美人二选其一。可怜那美人瑟瑟发抖,泪如雨下,迫不得已抓起毒药吞下,顿时气绝身亡。在当时的欧洲宫廷,国王包养情妇本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一般的王后也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但埃莉诺却不顾自己的地位安危,敢于正面与亨利发生冲突。以她的性格,是绝对咽不下丈夫出轨这口气的。她要的爱情,不但要求激情,更要求忠诚。但她这一充满血性的举动却大大触怒了亨利二世。亨利找到埃莉诺,迎面就是一记耳光。埃莉诺金枝玉叶,从小连根指头都没被人碰过,这记耳光让她对亨利彻底寒心。她很快收拾了行李,带领她的贴身侍女和嫁妆回到阿基坦。从此两人正式分居,两个儿子理查和约翰也跟随母亲回到了阿基坦。

  埃莉诺前夫路易觉得机会来了。他写信给亨利的长子小亨利,挑拨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怂恿他发动军事政变。小亨利自己也窝了一肚子火。他虽贵为王太子,却毫无实权,完全是个摆设,而且父亲还将原属于自己的几块土地赐给了他人。他心里忿忿不平,在法国国王的挑唆下居然起兵反叛。但他低估了父亲的实力。很快,叛乱平息。小亨利落荒而逃,来到母亲埃莉诺身边。埃莉诺见亨利居然率军攻打自己的亲生儿子,新仇旧恨,齐上心头。她站出来表态支持小亨利,还鼓励其他两个儿子加入叛乱。1173年,兄弟三人联合起来,在法国国王和自己母后的鼓噪下于巴黎组建军队,准备再次发动叛乱。埃莉诺决定亲自前往巴黎助阵。没想到的是,亨利在路上已布置好了伏兵。她一上路,便中了亨利的埋伏,被押上囚车,从此开始了长达十六年的被囚生涯。

  坐镇三朝的睿智太后

  埃莉诺被囚的地方一直没有对外公开。在此期间,亨利平息了诸王子的多次叛乱,并最终赦免了他们。1183年,小亨利患上了痢疾,性命垂危。在弥留之际,他恳求父亲能释放母亲。亨利派人送信给埃莉诺。埃莉诺老泪纵横。她在狭小的囚室里不断反省自己的过去,觉得以前的自己太任性了。即便如此,亨利未动恻隐之心,埃莉诺一直没有获得人身自由。

  1189年,亨利二世去世。理查继位,即理查一世,这就是英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狮心王理查”。他立即释放被囚的母亲。理查继承了亨利二世的英勇和好战,但对管理国家内政并没有什么兴趣。于是埃莉诺被任命为摄政王太后,代替理查管理英国。1192年,理查在对外征战中被敌军所俘。对方开出天价赎金,金额相当于当时英国国家年收入的三倍。埃莉诺为救儿子,东拼西凑,同时动用国家机器筹措赎金。教堂的金银器被收缴进国库,富人们被迫缴纳相当于他们财产四分之一的特别税收。经过一番努力,1194年,理查获得自由。然而,几年之后,理查在一次军事演习中被流矢射中,终不治身亡。年过古稀的埃莉诺看着躺在自己怀中奄奄一息的理查,心如刀绞。

  狮心王理查去世后,埃莉诺的小儿子约翰继位,史称“无地王约翰”。至此,埃莉诺已经嫁了两个国王,生了两个国王,可谓是真正的母仪天下六十载。她独特的行事风格,对她的两任丈夫和两个儿子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无愧为贯穿英法政坛整整一个甲子的幕后推手。此时的英国,在多年连绵混战中元气大伤,国力大不如前。而法国在路易七世之子——腓力二世的治理下,却蒸蒸日上。法国提出要英国归还之前占有的领土,并以战争相威胁。此时的埃莉诺已并非那个任性霸道的年轻王后。多年的执政经验告诉她,一战不如一和,战则两伤,和则两利。于是她第一次向法国提出和解的请求。双方经磋商,决定结成姻亲关系,由腓力二世的王太子娶埃莉诺的外孙女为妻。为表示诚意,埃莉诺以近八十岁的高龄,长途跋涉,亲自护送外孙女入法。在路上,她的送亲队伍还遭到了伏击,埃莉诺也再一次被人俘虏。但她凭借自己的智慧化险为夷。法国与英国边境从此享受了几十年的和平。

  1204年,82岁高龄的埃莉诺溘然长逝。她被安葬在亨利二世身边。这对相爱相杀了几十年的冤家最终还是长眠在了一起。

  来自法国阿基坦的埃莉诺,虽生于教条森严的中世纪,且为纤弱的贵族女子,其漫长的一生书写的并不是安命后宫、相夫教子的女则。在那个对很多女性来讲暗无天日的时代,她谱写出了一曲有血有肉、抑扬顿挫、属于自己的乐章。她所代表的,既是一位敢于追求爱情自由的少女,是一位不肯妥协的妻子,也是一位英明睿智的母亲,更是一个真正的统治者。对于现今的女性而言,埃莉诺身上这种巾帼不让须眉的精神依然难能可贵。纵观她的一生,年轻时,霸道、任性,勇于追求真爱,敢于在男尊女卑的背景下挑战强权,可谓是中世纪的女权先锋;年老时锋芒渐褪,甘居幕后,为儿孙们充当定海神针。她的传奇故事必将世代流传下去,成为英法两国历史上一段瑰丽不凡的篇章。

  作者:唐中华

【推荐阅读】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中国的抗战终告惨胜。10月,国共双方在重庆签署“双十协定”。不过,和平的曙光稍纵即逝,到了年底,东北已重燃战火。

  次年,国事更不堪问。然而精明的上海人似乎总有法子让坏事变成好事,正如王安忆《长恨歌》里所写,“一九四六年的和平气象就像是千年万载的,传播着好消息,坏消息是为好消息作开场白的”。这如珠妙语,说的便是那年8月由杜月笙主持的上海小姐评选。

  1946年发起上海小姐评选的起因

  谈起这场备受关注的评选的起因,至少《长恨歌》里的表述(“河南闹水灾,各地赈灾支援,这城市捐献的也是风情和艳,那就是筹募赈款的选举上海小姐”),并不准确。诚然,在20世纪40年代,河南曾多次受灾,尤其是发生在1942年的大饥荒,国民政府的救济鞭长莫及,竟导致数百万人罹难,流离失所的难民更是不计其数。只是,四六年那次募资活动的赈济对象并不是苦难深重尚未完全复原的河南难民。

  1990年,上海电影制片厂一部由郭凯敏等人主演的悬疑电影《滴血钻石》,开始时有不少镜头聚焦那次上海小姐评选,气氛热烈,场面恢弘。继而镜头一转,在“赈济苏北难民义捐”的标语下,则显得凄清冷落,参与者寥寥。看吧,一边是衣着光鲜的小姐,另一边则是衣不蔽体的饥民,两相对比,反差多么巨大!暗含的潜台词是,上海市民真冷血,整天耽于歌舞,面对难民的凄苦竟熟视无睹。殊不知,编剧的这一情节设置恰好割裂了事实:评选上海小姐的选票是要掏钱买的,而钱的投向正是赈济苏北难民。

  《滴血钻石》剧照

  苏北难民的产生原因

  今之学者撰文,多将赈济活动与苏北水灾相联系。不错,1946年夏,苏北地区的确暴雨成灾,次年出版的《苏北水灾报告书》可以为证。然而细心翻阅该报告书,水灾实际始于7月5日,再查当年的《文汇报》“各地通讯”,2月底3月初,已有苏北难民流亡于镇江。随着难民越聚越多,6月14日,苏北难民救济协会成立。又据《苏北难民救济协会上海市筹募委员会总报告》(后简称“上海筹委会总报告”),上海筹委会于6月24日成立。换言之,难民的产生远早于水灾。

  究竟怎么回事呢?事情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

  1946年春,苏北发生了饥荒,新解放区的灾情尤为严重,农民的吃、穿乃至烧柴都极端困难。起初,为饥馁所迫的农民自发地将斗争矛头指向汉奸地主。愤怒的农民将他们捆绑着交给解放区政府严惩,并将其家产分个精光。随着斗争的不断深入,那些未当过汉奸的地主乃至富农也成了饥民的斗争对象。这一场斗争,史称“反奸、清算、复仇运动”。5月4日,中共中央发来指示,明确提出“五不怕”,即“不要害怕普遍的变更解放区的土地关系,不要害怕农民获得大量土地而地主则丧失了土地,不要害怕消灭了农村中的封建剥削,不要害怕地主的叫骂和污蔑,也不要害怕中间派暂时的不满和动摇”。“五四指示”不仅使那些对农民的斗争运动持异议的中共干部闭了口,更令大部分干部认为,当前的首要任务是“趁热打铁”,“把在反奸、清算、复仇运动中发动起来的群众引向进行土地斗争”。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在苏北解放区全面展开了。

  再看国统区。5月初,国民党中央政府正式还都南京。5月下旬,国共已然撕破了脸,和平协定成了一纸空文。蒋军先是增兵施压东北,陆续攻占四平、长春。与此同时,蒋军分割包围中原解放区,战争的阴影很快也威胁到了华中解放区所在的苏北地区。

  不必讳言,正是在土改运动及国共军事摩擦这两股压力下,大量平民陆续拖家带口逃离苏北,南下避难。

  至于1946年的苏北水灾,其破坏力并不惊人。原来自1855年黄河改道以来,早先富庶的苏北久已成了洪灾饥馑频仍、“十年九荒”的贫瘠之地。相比之下,那年的湖南倒真是爆发了严重灾荒。据《近代中国灾荒纪年续编1920-1949》,这年湖南全省3000万灾民藉树皮草根存活,因饥疫而死者达400万人以上,个别地方竟出现人肉买卖之惨象!而“上海筹委会总报告”还说本次部分募资将投向湘灾,也进一步印证苏北水灾的破坏力相对有限。

  苏北难民的人数与构成

  苏北难民数字十分庞大。据苏北难民救济协会上海市筹募委员会在报上所制广告称,“苏北流亡难民三百万”。(《新民报晚刊》1946.6.28)然据《苏北难民救济会议工作报告》,7至11月的调查统计表明,难民规模则为213万余。这不禁令人心生疑窦:试想,11月苏北已是水灾之后了,难民数字居然会缩水,真是莫明其妙。可见此前的估算多有夸张。但这些难民确非向壁虚造,譬如逃至上海的难民之中,一部分来自盐城、阜宁的近5.9万人,便通过赈济委员会办事处登记,成为人力车夫。(韩起澜《苏北人在上海:1850-1980》第39页)至当年12月,留沪的苏北难民还剩4万人左右。(《申报》1946.12.5)值得注意的是,难民人数因含有政治作用而备受各方关注,后文还将提及。

  难民的构成成份也不无争议处。范长江对苏北难民有过深入观察,他认为共有六类人:一、听信国民党特务“抽壮丁”谣言的贫苦人民;二、受反共宣传欺骗的中小市民和知识青年;三、普通地主;四、恶霸;五、汉奸;六、因解放军政策法令未正确执行造成误解而逃亡者。名记者范长江时任中共代表团新闻处长,其说法可视为中共方面的正式观点。

  台湾作家王鼎钧年轻时是“国军”宪兵,那年驻扎南京,与苏北难民有过三天接触。他在回忆录《关山夺路》里以个案形式,传递了难民产生的具体原因。书中写一位绅士模样的老者,自述“抗战八年,地方士绅迫于形势,个个都是两面敷衍,也可以说个个犯了同样的罪”。有一个中学教员,被“昔日的奶妈指控雇主剥削”,说“她的奶水本来应该喂养自己的孩子,却被特权阶级抢夺”,还听说要控告他性骚扰,于是连夜奔逃。经过交流与思考,王鼎钧归纳道:“要彻底改变这个社会,第一步,他先彻底扫除构成这个社会的主要人物,这些人物的优势,第一是财产,第二是世袭的自尊,两者剥夺干净,精英立时变成垃圾。……他从此必须自食其力,或者沿街乞讨。他的子女已经参加革命,亲友也和他画清界限,他只能自生自灭。”很明显,与王先生接触的士绅、地主,也有少部分知识青年,其性质多半即前文斗争运动的冲击对象或受波及者。王鼎钧清醒地意识到,这些“难民声声诉苦叫冤,竭力辩说他们的财产是辛苦累积的,他们的素行代代忠厚传家,这些话完全没有意义”。

  不难看出,由于立场与角度不同,范长江和王鼎钧两人的观察,某种程度上均存在着偏向。“主义之争”导致国共双方对难民性质的理解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分歧与矛盾。

  上海苏北流亡难民登记表

  苏北难民被利用而兴风作浪

  王鼎钧进一步指责,既然“难民带来的这些讯息,既有新闻价值,又有宣传作用”,“国民党主办的报纸,为什么也不登”?这可完全违背了事实。1946年5至6月,国民党控制的各种宣传媒介,不仅连篇累牍发表夸大苏北等地实况的报道、评论,“武装还乡”的论调也甚嚣尘上。苏南各地的部分“苏北难民”,还被国民党特务雇佣,到处兴风作浪。“江淮旅沪同乡会”、“苏北难民请愿团”等各种名目的“难民团体”纷纷致电蒋介石,要求“收复苏北以苏民困而解倒悬”。(中央社沪5月31日电,《参考消息》1946.6.2)

  6月,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与国民党和美国代表在南京谈判。会谈焦点之一便是苏北问题。蒋介石在会谈时一再指出,说“苏北地方并不大,让出来不算什么,你们还有很多地方可以生存。现在大家都看到,你们在苏北,对南京、上海威胁很大”,“这个问题解决了,全国就和平了”。(周恩来致中共中央的电报,1946.7.2)但周恩来据理力争,称要中共部队和地方民选政府撤出苏北,让国民党军进占,是违反政协协议及整军方案的。蒋见“此路不通”,遂提出“难民问题”,说中共在苏北搞土改,有500万难民由共产党地区进入政府地区,他们要求还乡。周恩来则针锋相对地指出,这些“难民”并不能代表解放区广大人民,如国民党军队回到那个地区,难民要比现在多得多。同时,也有大量难民从政府地区进入共产党地区,共产党的办法是帮助他们重建家园,而不是为了宣传目的和制造混乱而利用他们。但国民党方面固执己见,寸步不让,并称这一条如无法做到,其他问题的协议也一概不能成立。很明显,苏北难民非但成为重要的谈判筹码,而且为使舆论的天平尽量倒向国民党政府,难民人数又被蒋介石凭空增加了六成。

  谈判期间,一些苏北难民被国民党特务利用,演出了著名的“下关惨案”。该事件是国民党中统局在背后操弄的,得知真相后的蒋介石便叫来中统局长叶秀峰(此人为苏北难民救济协会委员)痛骂一顿。但骂归骂,事后蒋虽继续过问此事的善后及社会反响,但并未深究。从此事也可看出,苏北难民的“能量”很大,如善加利用,想必可以发挥巨大作用。正是在蒋介石的纵容和默许下,社会上便出现了许多反常现象。国民政府社会部长谷正纲、江苏省主席王懋功等到各地散发“难民面粉”,“常有成千难民随谷王两氏之后,狂呼‘请政府保护我们还乡’!”(中央社南京6月26日电,《参考消息》1946.6.28)南京的“难民”则更为猖獗,甚至扬言要去梅园新村向中共代表团请愿,迫使周恩来不得不带领工作人员主动避让。

  1946年下半年,国民党军发动全面内战后,一部分苏北难民还被武装起来,编成还乡团,随“国军”推进。他们在“收复区”重建基层政权,专门与留守在此的共产党游击队作对,犯下累累罪行。1947年,文学家阿英的长子钱毅调任新华社盐阜分社暨《盐阜日报》社特派记者,深入淮安石塘区采访。3月1日,在芦受乡被还乡团包围,于突围中被捕。还乡团强迫他“自新”未果,将其杀害。1948年后,随着国共军事力量的彻底扭转,还乡团武装逐步被消灭。

  上海小姐评选过程中的各方

  就在如此错综复杂的背景下,上海小姐评选活动被急匆匆地推上了历史舞台。

  此前,江苏方面如何邀请杜月笙?徐铸成在《流氓大亨杜月笙》里说,为了加强与CC派陈立夫的联系,杜月笙要求王懋功手下的得力干将汪宝宣[瑄]亲自来找他,才同意办活动。于是王懋功等人找到汪,得到了陈立夫的首肯之后,立刻赴沪与杜接洽。但问题是,徐先生与杜月笙仅一面之缘,这么私密的事情,想必得之传闻,其真实性恐怕是要打点折扣的。

  事实上,蒋介石、谷正纲才是主角。《苏北难民救济会议工作报告》里谷正纲的前言称,“蒋主席饥溺为心,特拨巨款,命正纲会同苏省王主席筹谋救济,于是有苏北难民救济会议之设”。因此先由政府拨款若干,不足部分,再由民间自筹。筹资的重任,自非“全国工商荟萃之地”的上海莫属。继而杜月笙因“物望所归”,被公推为上海筹委会主任委员。上海市社会局长吴开先任副主任委员,常务委员基本上除了商界头面人物,便是上海市党部委员、市参议员等等。

  说起杜月笙在此次活动中的作用,还不得不提上海小姐王韵梅的当选内幕。据说为了完成募资任务,杜月笙从他控制的赌场抽头,交予把兄弟范绍增,再由后者将钱投给他欣赏的前舞女王国花(王韵梅原名)。于是“上海筹委会总报告”里,便出现一幕怪异的场景:8月20日晚,园游大会在新仙林花园开始,于舞厅内举行上海小姐投票授奖典礼。晚上11时后,王韵梅等三人荣膺抗战后首届上海小姐,上主席台领奖,此时话筒里传出“杜先生请范绍增军长上台谈话”,结果连叫两遍,范军长终未上台。上海小姐下台去了。

  苏北难民救济协会上海筹募会选举票

  至于苏北难民救济协会上海市筹募委员会里具体是谁提议举办“上海小姐”活动的?因史无明文,且不作无谓的猜测。上海筹委会原拟定,选举分为七组,后以电影、越剧、话剧三组愿任义演义唱,不参加竞选,其他各组登记竞选,最终评出“上海小姐”“平剧皇后”“歌唱皇后”“舞国皇后”。电影、越剧和话剧界人士为何主动放弃竞选?8月11日《申报》第七版刊有“袁雪芬启事”,自称“因既乏资望,又非素性所好”,故决意放弃参选。但这只是表面文章,她们之不参与“××皇后”的评选,其实另有原因。据魏绍昌《竞选上海小姐的内幕》(《文汇报·文汇特刊》1998.8.22)披露,上海的电影与越剧两界“在进步势力的影响之下,作了抵制”,便不曾参与。

  无独有偶,还可以从当年的新闻稿里觑出一些端倪。以1946年8月25日《新民报晚刊》徐翊(徐开垒)《请救济你们自己罢》为例,作者注意到“一个奉令参加的女公务员”,在旁边偷偷落泪,于是认定“可怜的苏南被压迫的中国妇女,她们是真正的难民,她们需要更广大更急切的救济”。即以冷言冷语表达对评选活动的不屑。半个世纪后,徐先生更在《来到革命的大家庭里》(《上海文史资料选辑 第82辑》1996)回忆彼时的撰文初衷:

  1946年8月,上海在新仙林舞厅举行竞选“上海小姐”活动,为的是发动捐款“救济苏北难民”,实际上这种所谓“难民”,后来我才知道有不少是从苏北解放区逃亡出来的地主富农。我亲睹这幕“上海小姐”竞选的丑剧,便在当年8月25日《新民晚报》的《十字街头》副刊写了一篇《请救济你们自己吧》的文章……

  也从侧面反映了中共方面的态度。

  结语

  回顾这段历史,不由令人沉吟久之。是啊,历史很复杂,要想洞悉所有事实真相是基本无望的。历史又很沉重,每一个身处历史漩涡中的个人,都很难客观地摆正自己的态度与立场。更何况记忆不可靠,历史往往会被有意无意地遮蔽、篡改、歪曲与悖逆。

  明乎此,才会对历史产生敬畏之心。

  参考文献:

  《苏北难民救济协会上海市筹募委员会总报告》1946.11

  《苏北难民救济会议工作报告》1946.12

  《苏北水灾报告书》1947

  袁永松《从救亡图存走向共和》红旗出版社2002年版

  邹凌《“上海小姐”竞选真相》,《纵横》1989年6期

  单云峰《苏北还乡团研究(1946-1949)》,南京师范大学2016年硕士论文

  作者:祝淳翔

审核: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