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内容为网易自动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如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联系

QQ:1414798468

手机:18702035232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企业培训荒唐事:老板模仿顾客打员工 店口集体尬舞
作者:DQ 点击:239 时间:2018-01-11 21:28:29

  调查动机

  对员工进行培训,是现在不少企业内部管理的一项重要工作。应该说,企业培训对于提升员工能力、打造企业文化有不少积极意义,但问题在于,现在一些企业开展的员工培训似乎偏离了初衷,一些荒唐的企业培训让人大跌眼镜。

  岁末年初,大大小小企业的培训活动不断。

  近日,媒体陆续曝光了一些企业培训中的荒唐事,如跳“阴阳之舞”、互扇耳光等。

  《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的企业在培训过程中喜欢剑走偏锋,培训过程无奇不有。

  模仿“不讲理顾客”打员工

  钱蓉是天津一家美容院的员工,主要负责美容院VIP顾客的接待工作。

  “我们公司的形体、面部美容师多数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文化程度并不高。而在我们这里注册的VIP客户,多数是40岁上下、消费能力比较强的女性,对美容技师的要求很高。”钱蓉说,顾客的这种高要求更多体现在服务态度上。

  “一开始,我们公司的美容技师因为‘态度不好’被投诉的次数很多,老板就想了一个办法——让我们每天上班前跳‘礼仪修正操’。”钱蓉说。

  何为“礼仪修正操”?钱蓉向记者展示了几个基本动作:与顾客说话时微微弯腰、标准90度鞠躬以及露8颗牙的微笑等。

  除此之外,钱蓉还告诉记者,美容院的培训还会有两人合作的小短剧:其中一人模仿蛮不讲理的顾客,处处挑错,另一人扮演无论顾客做什么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形象。

  “为了让技师们明白顾客有时候真的很难对付,老板有时候也会亲自扮演‘顾客’,甚至真的动手。”钱蓉说,“有一次我们有一个小技师就被老板打哭了,事后老板给她发了红包,这只是个简单的培训,如果做得不到位,即便培训时不被老板打,以后也可能会被顾客打。”

  用力拍肩膀成餐厅“早操”

  餐饮行业对于员工的要求也比较高。

  王小宁是北京一家泰国餐厅的厨师。他说,“我平时在后厨,本来是干好自己本职工作就好,但是老板认为我们后厨的人干活没有精气神儿,效率低,出菜慢,就把我们后厨的人叫到侧厅培训”。

  王小宁告诉记者,每天上午9点半,他就会到餐厅上班。这个时间基本没有顾客,桌椅会在头天晚上做清洁时堆在一边,大厅就腾出了30平方米左右的空地。员工会在这里一边整齐地拍巴掌,一边大喊餐厅的名字。

  “因为早上大家都不是特别清醒,经理会组织大家围成一圈,后面的人给前面的人拍肩膀。伴随着有节奏的喊声,拍肩膀和后背的力度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大家都不好意思喊疼,但是每次都得等所有人喊累了才停下来。”王小宁说。

  “有时候,有来得比较早的顾客看到我们做这些奇怪的动作会被吓到,员工的休息时间也会受到影响。我们晚上下班都晚,原来早上可以多睡半个小时,现在都得做这些奇怪动作。”王小宁抱怨说。

  以培训为名跳舞吸引顾客

  一些看上去比较奇怪的培训方式,有时还包含着其他目的。

  丁明是北京市昌平区一家美发店的学徒。

  “我们店附近的美发店挺多,想把客人留住,肯定得有花样。”丁明说。

  丁明所说的花样,就是每天上午10点到10点半之间、晚上10点到10点半之间,手上没有活儿的发型师和学徒到美发店门口跳舞。

  记者注意到,这家美发店每次跳舞的人大约是3至5名员工,舞曲带有强烈的节奏感,舞步重复,但是在上午和晚上10点这个时间段里,的确能吸引人多看一眼。

  “我们老板的意思是,跳舞不仅是对员工自身精神面貌的一种培训,也是一种宣传。人家虽然看到我们店里生意不算多,但是发型师都不是闲着的。而且老板也看不惯我们坐在那儿玩手机。”丁明说。

  据丁明介绍,他们附近的美发店都存在跳舞培训的情况。所以,仅靠舞蹈就想拔得头筹比较难,所以现在变成跳舞加唱歌。

  在谈及路人的态度时,丁明有点儿不好意思,“他们有时候会拍照,有时候可能觉得我们有点疯”。

  培训时被问是否对得起父母

  除了服务行业,另类培训方式在其他行业也存在。

  王峰是江苏省南京市一家基金公司的基金托管人,每年参加公司总部组织的两次培训。

  “半年一次,每次都很盛大。公司会包一个酒店的大厅,主持人是从外地请来的所谓成功人士。”王峰说,“培训开始前,主持人会先煽情一番,讲成功之前的各种不容易。等全场所有人都听得落泪了,主持人就会叫上一些观众和他互动。”

  据王峰介绍,互动的内容首先是问台下的人业绩为什么不好?下季度的目标是什么?然后,主持人就会追问:你对得起你的爸妈吗?对得起你的小孩吗?

  “类似的话我们当时听了也很惭愧,就和台上的人一起举手握拳亢奋地喊——业绩!业绩!喊到嗓子都哑了。”王峰说,这种经历很像之前参加的某个集体英语培训,大家一起大声说英语。在那个场景里,自己的情绪很容易被带动。

  不过,培训完之后,王峰再看公司录制的视频,感觉就不太好了。

  “觉得自己就像‘着了魔’,觉得跟大家一起喊口号很白痴。我还不算最白痴的,还有同事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手捶地,手都肿了,只是为了立下以后好好奋斗的誓言。”王峰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

  作者:杜晓

原标题:员工在培训时被老板打哭有员工认为培训让人“着了魔”

【推荐阅读】

  华商报宝鸡讯 为讨要债务,将欠债人的妻子和5岁儿子在甘肃天水控制后带至陕西凤翔,涉嫌非法拘禁28小时。随后该案更多详情被披露。

  受害人称“被威胁不还钱就活埋”

  1月9日早上7时许,甘肃天水市的李女士准备送5岁儿子上学,刚一开家门,突然冲进来三男一女,称要找李女士的丈夫韩某还30万元,李女士表示丈夫不在家,这些欠账是家里的公司欠的,目前由丈夫的哥哥在处理,自己不知情。但对方并未罢手,称联系不上人,要拿李女士的车当抵押,李女士说自己的车被亲戚借走了,对方将李女士殴打一番后,要求李女士和孩子跟他们走。李女士没有自卫能力,只能跟着对方上了车。

  据了解,来讨债的潘某和姚某(女)是夫妻,同行还有两名男子。上车后,姚某抱着孩子坐在副驾驶,李女士被两个男子夹在中间坐在后座。他们从天水出发,一路来到陕西凤翔县郊区一个偏僻山头,期间,李女士的手机、身份证、驾驶证全被对方扣下,还不时遭到言语威胁。“他们买了一把铁锹放在后备箱,说还不了钱就把我和孩子带到山上活埋。”李女士说,当时自己非常害怕,就按照对方要求给家人打电话,让把家里的车开到凤翔,还不能透露自己已经被控制。

  9日下午3时许,由于山上信号不好,李女士和孩子又被带到凤翔县城附近一地点等待家人回音。就在等待过程中,一辆警车从旁边路过,李女士赶紧跑上前求救。“车上下来5个民警询问了情况,我说自己和孩子被劫持了,对方说是经济纠纷,民警查了他们的身份证,也帮我要回了电话和证件,并警告对方不能再控制我的人身自由。”李女士说,随后讨债人驾车离去,民警把她和孩子送到公交车站,并让李女士赶紧联系家人。

  逃脱后再次被跟踪控制

  李女士在凤翔人生地不熟,好不容易才联系到一个朋友,约在凤翔县城一公交站见面,不料还没下公交车就发现嫌疑人又开车追了上来。在公交车站,李女士和孩子再次被对方控制并拉上车,李女士的朋友追车还被拖行受伤。

  “上了车之后,姚某认为是我偷偷报了警,又扇我巴掌,打我头。当晚我们被拉到宝鸡蔡家坡一个工地,我和孩子在活动板房里被关了一夜。”李女士说,第二天,对方要求她代替丈夫写一个债务抵押证明,用名下的房子和车抵债。李女士写了之后,潘某和姚某带着李女士和孩子从宝鸡开车回天水,准备去接收李女士的车。

  1月9日,得知李女士被人控制之后,家人同时向天水和凤翔警方报了警。9日晚上,凤翔警方连夜开始搜索李女士和孩子的下落。10日上午,犯罪嫌疑人在从宝鸡回天水的高速路上被锁定,天水警方和宝鸡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交警大队宝天中队都接到了协查通报。在宝鸡陈仓检查站,嫌疑车辆从ETC通道强行闯关逃窜。10日上午11时许,嫌疑车辆行至陕甘交界处,两地警方联手布控。见有警察,嫌疑车辆加快车速,民警采取紧急措施将嫌疑车辆逼停。

  为了不激起嫌疑人反抗,民警对嫌疑人称:“我们是安全检查,请熄火下车配合”,探明车内情况后,民警迅速控制了嫌疑人潘某和姚某,将李女士和孩子安全解救。

  据了解,李女士在被控制期间,数次遭到潘某和姚某殴打,孩子未受到伤害。目前,凤翔县公安局正在对这起涉嫌非法拘禁案作进一步调查处理。

  作者:杨宁

原标题:丈夫欠债 妻儿被非法拘禁28小时

审核: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