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内容为网易自动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如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联系

QQ:1414798468

手机:18702035232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塞瓦斯托波尔:千年腥风血雨,苏德必争之要塞
作者:DQ 点击:222 时间:2018-01-12 01:39:47

  从地图上看,克里米亚半岛在西南部向黑海伸出了一个尖角。尖角所处的海岸岩石斜坡上, 耸立着一座名为塞瓦斯托波尔的城市。为草原所覆盖的克里米亚半岛,千百年来不断为各路游牧民族所主宰。而塞瓦斯托波尔却是个例外。

  千年古城的兴衰

  公元前422年- 421年,古希腊人在此建立起了一个文明发达的殖民城市——克尔松。盛产小麦和葡萄的克尔松最初是一个独立的民主城邦,但在不断涌入克里米亚草原的各种游牧民族的武力威胁下,克尔松一面用聘请雇佣军、构筑坚固要塞的方法严防死守,甚至用重金贿赂入侵者;一面也不停地寻求着西方文明国家的庇护。

  克尔松的第一个致命死敌是斯基泰人。苏联官方史学家宣称这是斯拉夫人的直系祖先。公元前3 世纪,斯基泰人在克里米亚北部强盛起来,严重威胁着克尔松的生存。为了得到保护,克尔松先是一度靠拢向本都王国,后又依附于博斯普鲁斯王国。罗马与博斯普鲁斯交恶后,克尔松又倒向罗马,成为一个享有众多特权的帝国盟友和自治城市。克尔松进入全盛时期,其文化也逐渐由希腊式转为罗马式(但希腊文化的影响依然深远)。

  随着西罗马帝国的衰退,克尔松再度遭到新的游牧民族——哥特人和匈奴人等的威胁,面临存亡危机。此时拜占庭帝国继承了克尔松保护者的地位。公元841 年,它在克尔松设置了拜占庭帝国的军区。从此,克尔松正式成为拜占庭帝国属地。其后数百年间,克尔松充当了帝国在黑海北部的重要战略和贸易据点,也成为基辅罗斯输入东正教和拜占庭文明的重要通道。

  基辅罗斯与拜占庭帝国相继没落后,意大利的航海共和国在黑海抢走了生死攸关的贸易权,令克尔松的处境逐渐恶化。更糟糕的是,十三四世纪,蒙古人不断的入侵加重了危机。在战火的持续袭扰下,屹立千年的要塞逐渐被摧毁。

  1399 年,克尔松城最终被金帐汗国的大军彻底摧毁。其近2000 年的历史至此终结。

  塞瓦斯托波尔的重生

  时间又过去了几百年。18 世纪后期,当年曾通过克尔松获得拜占庭文明的基辅罗斯的继承者——俄罗斯帝国,灭亡了克里米亚汗国吞并了克里米亚。1783 年6 月3 日,俄国人在曾经的克尔松古城旧址附近开始修筑阿赫季阿尔城和军港。1784 年2 月10 日,新城被定名为塞瓦斯托波尔,取自希腊语“光荣雄伟之城”之意。几经周折,到了1840 年,塞瓦斯托波尔已经成为俄国海军在黑海的主要军港。

  1854 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塞瓦斯托波尔成为主要战场之一。双方投入了几十万大军。在付出10 万人的伤亡代价后,俄国军队被迫放弃了塞瓦斯托波尔南部。撤退前俄国人放火烧城,随后凿沉了港内的全部军舰。

  战争结束后,参战各方签订的巴黎条约规定俄国可以收回塞瓦斯托波尔,条件是必须接受该城的非军事化和黑海的中立化。但这些限制又于1871 年的伦敦会议上被废除。俄国黑海舰队再次重返塞瓦斯托波尔。

  1905 年,日俄战争的失败加剧了沙皇俄国的政治危机,甚至连远在战区之外的塞瓦斯托波尔也变得危机四伏,以至于爆发了著名的“波将金”号装甲舰等军舰和驻军参加的一系列起义事件。

  第一次世界大战引发的革命爆发后,俄国陷入残酷的内战。而塞瓦斯托波尔也像走马灯般地多次易手。先是在1917 年落入苏维埃政权之手;又于1918 年5 月被德军占领。当年11 月德军撤退,英法和希腊军队紧随其后进入该城。1919 年4 月,红军重回塞瓦斯托波尔;两个月后(1919 年6 月),塞瓦斯托波尔被邓尼金的白军夺占。直到1920 年11 月15 日红军再度占领该城,塞瓦斯托波尔才算暂时安定下来,成为黑海海军基地。

  实力悬殊的要塞争夺战

  21 年后的1941 年6 月22 日,苏德战争爆发。短短四个月时间后,塞瓦斯托波尔再度成为战区。所谓“第二次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开始了。塞瓦斯托波尔迎来了历史上最残酷的考验。经过一番不成功的序战后,1941 年11 月11 日,德国人发动了对塞瓦斯托波尔的第一次大规模攻势。参战德军包括4个步兵师,一个快速集群,外加罗马尼亚摩托化旅。苏德两军围绕塞瓦斯托波尔激战了10 天。令德国人大感失望的是,由于红军的顽强抵抗以及要塞阵地无比坚固,德军仅取得微弱进展后就因伤亡惨重而暂停进攻。德国人第一次领教了这座千年要塞的威力。

  1941 年12 月中旬,德军再度发起第二次进攻。为此集中了更多的军队和更强大的火力:包括6 个步兵师约12 万人、1275 门火炮迫击炮,150 辆坦克,近300 架飞机。要塞内的苏联守军包括5 个步兵师、1 个骑兵师、2个海军陆战旅,2 个独立步兵团,其总兵力大约接近7 万人。12 月l3 日,德国人开始对塞瓦斯托波尔实施凶猛炮击。12 月17 日,地面进攻开始。德军一度取得较大进展,却由于红军在其后方实施了登陆而再度前功尽弃。经过一番周折,到了1942 年春夏之际,德军再度准备攻取塞瓦斯托波尔。为此集中了空前强大的兵力,包括7 个德国步兵师,1 个加强独立步兵团(后来增加到4 个),外加罗马尼亚山地军的2 个师(在战斗中增加到3个)。总计有20.4 万名德国和罗马尼亚军人参战。

  比较之下,此时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内的苏军只有10.6 万人,装备38 辆坦克和600 门火炮、迫击炮。红军的弹药也极为匮乏。

  巨炮轰击下的要塞

  鉴于此前进攻塞瓦斯托波尔屡遭失败的教训,德国人意识到,仅仅依靠步兵和普通火炮,根本不足以对付苏联人的坚固阵地。必须动用威力巨大的超级大炮才能实现目的。为此调来了大量的重型和超重型火炮。其中包括355 毫米口径的M 1 型巨炮;2 门分别被称为“奥丁”和“托尔”的600毫米“卡尔”超重型自行迫击炮,1 门1940 年制造的420 毫米口径“刚玛”巨炮。以及大量190 毫米加农炮,305 毫米榴弹炮等等。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德国超级重炮,一共装备了53 个炮兵连(“卡尔”不包括在内)。

  多拉炮的复合穿甲弹

  所有这些超级火炮在1942 年4 月25 日开到前线的“多拉”列车巨炮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了。“多拉”巨炮的体积与威力之巨大,在世界火炮史上可谓空前绝后。其口径达到800 毫米,使用的榴弹高7.8 米,每颗炮弹重4.81吨,射程47 公里。而混凝土破坏弹更是重达7.1 吨,内装200 公斤炸药,射程38 公里。

  除了超重火炮外,德国人还安排了大量150、105 毫米口径的普通火炮。为了攻下塞瓦斯托波尔,一共集结了205 个炮兵和重型迫击炮、火箭炮连(3个强击火炮连不计算在内)。总计700多门75 毫米以上野战炮,外加655 门反坦克炮和720 门80 毫米级别的迫击炮。集中起来的火炮迫击炮总数超过2000 门。参加进攻的还有100 多辆装甲战斗车辆,以及用以摧毁苏联工事的遥控爆破装甲车。德国空军投入约600 架飞机(包括300 多架轰炸机)。1942 年6 月2 日晨6 时到6 时30分,德国空军大批的“斯图卡”轰炸机首先发动了猛烈空袭。1300 门德军火炮也开始猛烈轰击。6 月5 日,“多拉”巨炮参战,以威力无比的巨型炮弹摧毁了众多苏军坚固堡垒。

  1942年初,希特勒视察“多拉”巨炮

  德军的炮击和空袭持续了5 天。期间仅德军第54 军就发射了70 万发炮弹;而德军第22 步兵师则打出了10万发。德国空军一共出动2355 架次,投下1800 吨高爆炸弹,以及238000 枚1.1 公斤的小型燃烧弹。凶猛的炮击和狂轰滥炸后,德国人在6 月7 日拂晓时分开始地面进攻。但令德国人失望的是,从碉堡和堑壕内再次射来了致命的火力。德军又一次尸横遍野。仅仅战斗5 天,德军就损失了10300 人。受挫的德军再次实施凶猛炮击和空袭。6 月11 日,“多拉”再度出马,德国空军也猛烈投弹,以至于炸弹供不应求。尽管如此,德军在付出了重大代价后,进展依然迟缓。恶战了一个多月后,德军才于1942 年7 月4 日攻陷了塞瓦斯托波尔。持续247 天的要塞血战宣告结束。德军宣称共俘获苏军97000名,缴获或者摧毁了467 门火炮,758门迫击炮,155 门反坦克炮和高射炮,还有28 辆坦克。俄罗斯发表的伤亡数字是:从1941 年10 月底到1942 年7月4 日要塞陷落的247 天中,守备部队死亡或失踪156880 人,伤病43601 人,总计200481 人。攻城的德国和罗马尼亚军队损失了75000 人,其中包括66000 名德国军人。

  二十多天收复失地

  德国人对塞瓦斯托波尔的占领并不长久。不到2 年后,红军卷土重来,夺取东乌克兰后攻入了克里米亚半岛。败退的德军第17 集团军也逃入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希特勒于1944 年4月15 日下达命令:“凡还能够拿起武器的人,一律不准从克里米亚撤退”。至4 月20 日,德罗联军在塞瓦斯托波尔集结起12.5 万人的守军。但德军全然没有坚守之意,只顾抢着登船逃跑。这些船只又遭到苏联海空军的袭击而损失惨重。尽管德军指挥官在5 月3 日再度强调“坚守塞瓦斯托波尔前进基地上的每寸土地”、“任何人都不得后退,一定要坚守每道壕堑、每个战坑,每个掩体”,第17 集团军还是没法摆脱迫近的末日。经过激烈战斗,苏军迅速逼近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中心。

  塞瓦斯托波尔围城战示意图

  5 月7 日,红军夺取了塞瓦斯托波尔的重要高地萨蓬山。战斗进行到5 月9 日晚19 时,红军夺回了整个塞瓦斯托波尔。德军当年耗时247 天才拿下的要塞,俄国人仅用二十多天就收复了。除了撤退到罗马尼亚的一部分兵力外,德国第17 集团军几乎全军覆灭。战役期间,苏方宣称在陆上歼敌10 万,俘虏德国和罗马尼亚军官兵61587 名。在敖德萨和克里米亚,一共“歼灭”德军76800 人,俘虏72270 人。

  同时缴获512 辆坦克,30050 门火炮,9740 门挺迫击炮和机枪,15500 辆各种汽车,近60 架飞机,280所仓库。撤退中随船沉没和失踪的德军官兵也达37000 人,另有罗军约5000 人。俄国人也付出了相应的沉重代价。战役期间,苏军死亡或失踪了17754 人,伤病67065 人。红军还损失坦克自行火炮171 辆,火炮迫击炮521 门,飞机179 架。

  塞瓦斯托波尔终于度过了历史上最残酷的二战岁月。

  经历了战后数十年的冷战下和平后,塞瓦斯托波尔又遭逢了苏联解体所带来的一系列混乱。由于1954 年俄罗斯将克里米亚送给了乌克兰,塞瓦斯托波尔也因此变成了一座乌克兰城市,却依然保持了作为俄国海军黑海舰队主港的地位。度过了千年腥风血雨的塞瓦斯托波尔,又将面临怎样的未来?

  作者:朱世巍

【推荐阅读】

  

都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那么它到底是怎么建成的呢?根据某种说法,罗马是以一桩丑闻为契机建立起来的。这个有趣的说法来自汉斯·约阿希姆·诺伊鲍尔所著的《谣言的研究》。

  本文摘自《世界丑闻史》,海野弘,中国书籍出版社

  都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那么它到底是怎么建成的呢?根据某种说法,罗马是以一桩丑闻为契机建立起来的。这个有趣的说法来自汉斯·约阿希姆·诺伊鲍尔所著的《谣言的研究》。

  

  埃涅阿斯逃离特洛伊

  首先让我们来了解关于罗马建国的传说。故事要追溯到特洛伊战争时期,当时有一位名叫埃涅阿斯的猛将,他是人类的父亲和女神维纳斯所生。虽然特洛伊被灭,但他却在众神的保护下逃了出来,并被赋予创建新王国(罗马)的使命。埃涅阿斯游历各地,来到迦太基后,受到女王蒂朵的喜爱并被挽留下来。朱庇特(希腊神话中为宙斯)派遣墨丘利(希腊神话中为赫尔墨斯)向他传达使命,于是埃涅阿斯出发前往意大利,而蒂朵则伤心离世。

  这是罗马诗人维吉尔所著的《埃涅阿斯记》中讲述的故事。

  在定居意大利的埃涅阿斯的子孙中,有一位叫瑞亚·西尔维亚的女人与战神马尔斯(希腊神话中的阿瑞斯)生下了双胞胎罗穆路斯和瑞摩斯,据说正是罗穆路斯建立了罗马。

  如果要问这个传说中丑闻何在,那么就要从埃涅阿斯和蒂朵的恋情说起了。

  蒂朵原本是腓尼基的公主,因为兄弟夺位,她逃亡到非洲,受到当地国王伊阿鲁巴斯的保护,并接受了国王的求婚。因此她与埃涅阿斯的恋情是秘密进行的。

  但这个秘密却被“风闻”嗅到,并作为一桩丑闻被带走。维吉尔将“风闻”进行了拟人化,在这里可以将其称为谣言女神。“于是这个‘风闻’跑遍了利比亚的大大小小的城市,没有什么毒药能比它快。而且它无休止地奔跑,越跑力量越大。最初还只是小打小闹,不久就发展到神龙不见首尾的地步。”(维吉尔,《埃涅阿斯记》)

  依照维吉尔所述,谣言女神“风闻”似乎属于被宙斯击败的巨人族的一员,是传播谣言的神,但“风闻”不光有好的谣言(名声)还有坏的谣言(恶名、丑闻),而且两者间的区别并不明显,所以这就变成了一种很奇怪的事物。谣言女神不管谣言虚假或真实,也不管谣言善或恶,只负责将其四处传播。这时,蒂朵和埃涅阿斯之间的关系在谣言的驱动下变成了以下状态。

  “在这个漫长的冬季,他们似乎忘记了这个国家的存在,相互在淫荡中嬉戏,成为可耻的情欲的奴隶。人人都把这个讨厌的女神的绯闻挂在嘴上加以评说。蒂朵立刻来到伊阿鲁巴斯国王这里,企图扭转局面。她用花言巧语煽动他的怒火,使他的愤怒越积越多。”

  谣言女神向伊阿鲁巴斯国王告发了这件事,引起国王的嫉妒。于是,国王向朱庇特控诉说,来自特洛伊的埃涅阿斯会像帕里斯夺走海伦一样把蒂朵从迦太基抢走。

  原本众神交给埃涅阿斯建设一个新首都(罗马)的使命,他却沉迷于美色之中,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于是,众神派墨丘利去提醒他,让他回想起自己的使命。最后,埃涅阿斯又向着建设罗马的目标进发了。

  在汉斯·约阿希姆·诺伊鲍尔所著的《谣言的研究》一书中断定:“如果没有谣言女神就不会有罗马。”也就是说,如果谣言女神没有将埃涅阿斯和蒂朵之间的事传递给伊阿鲁巴斯国王,那么这件事仍会是个秘密,而不能成为丑闻。正因为它成了丑闻,才会有国王向朱庇特诉讼,墨丘利才会让埃涅阿斯从恋爱的诱惑中觉醒,再次向着自己的使命前进,也才会有“如果没有谣言女神就不会有罗马”的说法。

  正因如此,由这样的丑闻开始的罗马历史才会和丑闻有着深厚的渊源,可以说这是一段充斥着各种丑闻的历史。

  前23年,维吉尔向罗马皇帝屋大维朗读了《埃涅阿斯记》。因为当中出现了谣言女神,人们才意识到谣言女神的活跃。

  

  埃涅阿斯纪

  “实际上,在维吉尔时代和接下来的数十年间,谣言在世界大都市罗马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与近代西欧的大城市或18世纪的巴黎完全不同,古代的罗马是一个充满风言风语的城市,谣言可以渗透到各个公共空间。日常生活、战争甚至选举,谣言都是从政治家的口中传出来的,公共的政治体制依存于谣言。于是人们的口口相传便成为一种重要的交流方式。”(汉斯·约阿希姆·诺伊鲍尔,《谣言的研究》)

  可以说罗马四处都充满了谣言,而且像神的声音或天的声音那样,人们还将谣言说成是女神,把谣言拟人化。于是,谣言女神存在于海陆天际,能够见到全世界发生的所有事情。而谣言女神的房子则是以下景象。

  “房子很宽敞,却显得极为杂乱。真实交织在无数的可笑谣言之中,乱成一团并四处徘徊,到处充斥着混乱的语言。它们四处寻找空闲的耳朵,希望其能将正在听的话放在一旁,并拼命把它们自己的内容塞进去。以讹传讹在这里是被鼓励的。随着这样肆意发展,新的谣言传播者不断出现,并在听到的内容里再加上一些新鲜的材料。这里居住着轻信和不经意的错觉以及毫无理由的喜悦。而胡乱的恐怖、随意的反叛和暧昧的呢喃更是这里的常客。谣言自己则往来于天地之间,搜罗全世界的消息。”(奥维德乌斯,《变身物语》)

  一提到《变身物语》,人们就会联想到变身为水仙和风信子等花朵的美丽故事。但其内容却不仅仅如此,这当中还会出现谣言女神一类的世俗神灵。

  于是,在谣言女神恶作剧的作用下,蒂朵的恋情最终完结。埃涅阿斯来到意大利,在他的子孙中,罗穆路斯和瑞摩斯围绕建立罗马王国发生争斗,最终罗穆路斯杀死了自己的兄弟,成为罗马的统治者。他首先掠夺近郊萨维尼的女人,似乎古代史都是从掠夺女性开始的。

  在意大利北部生活着伊特鲁里亚人,他们建造了拉齐奥等城市。罗马人则吸收了伊特鲁里亚文化。

  罗穆路斯的继任者是被称为圣贤的努马·庞皮留斯,他统一了拉丁(罗马)、萨维尼和伊特鲁里亚。

  第五代国王是卢修斯?塔克文,他取名于伊特鲁里亚的城市塔克韦尼亚。其父是希腊人,母亲是伊特鲁里亚人,具有国际化背景。在他的领导下,作为地方性农业中心的罗马开始向国际化大城市转变。他在民众中很受欢迎,所以被元老院设计暗杀了。但作为女强人的王妃塔娜库依娜让王子塞尔维乌斯继承了王位,而塞尔维乌斯又被其外甥塔克文二世所杀。塔克文二世不断侵略各地,是一位被称为“高傲王”的暴君。

  塔克文二世的王子塞克斯图斯?塔克文发生了一桩巨大的丑闻。正是这桩丑闻导致罗马王权政治的垮台,使罗马进入共和执政,这就是发生在前6世纪末的“卢克莱西娅被强暴事件”。

  以上就是李维所记载的罗马由王权政治转换为共和制的故事。起因就是贞女卢克莱西娅被强暴这一丑闻。当然,除了丑闻之外,前文所述的塔克文的残暴统治也是原因之一,而卢克莱西娅事件就是最后的导火线。

  关于卢克莱西娅事件的真实性,历史上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李维的《罗马史》被认为带有很大的偏见。他生于共和执政时期,故于帝政开始时期。他的《罗马史》著述于由帝政向共和转换时期。而且他习惯在内容上对共和制进行美化,将共和制写得完美无瑕。在卢克莱西娅事件中,他猛烈抨击王权是如何的恶虐非道,同时将牺牲者卢克莱西娅描述成为一名贞洁烈女。

  虽然罗马转变为共和制,但仍以贵族和骑士为中心,平民并没有参政权。不久,平民爆发叛乱,设置了护民官这一职位。由于北方异邦的高卢人入侵罗马,贵族和骑士需要借助平民的帮助来抵抗,前451年,他们制定了十二铜表法,贵族的权利受到限制,平民的权利予以承认,并规定了土地制度等,这可以说是罗马法律的基础。

  被刻在十二块石板上的十二铜表法是由十人组成的立法委员会制定的。委员长是阿庇乌斯?克劳狄乌斯,他在任期满一年之后,强行进行选举并再次当选。他通过十人委员会对罗马进行独裁统治,于是又发生了一件可以算是第二起卢克莱西娅事件的丑闻。据说阿庇乌斯看上了一位百夫长的女儿——维尔吉妮亚,想要将她强抢回去。维尔吉妮亚的父亲当时一边哭着说“除此之外,你没有其他获得自由的方法了”,一边刺死了自己的女儿。

  据李维所述,当时知晓这一情况的群众发动了反对阿庇乌斯的暴动。阿庇乌斯被逮捕,他被由自己参与制定的十二铜表法所审判,并被判入狱,最终自杀。

  阿庇乌斯?克劳狄乌斯就是这样一个倒霉蛋,他为罗马法律的创立奠定了基础,却因为丑闻而被自己制定的法律所审判,并最终受到了惩罚。

  而维尔吉妮亚的未婚夫伊启里乌斯曾对阿庇乌斯这样说道:

  “你将我们全部视作奴隶。我们控诉的权利被剥夺,不能受到护民官的保护,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有权力任意凌辱我们的妻子儿女,你不能向我们的贞洁伸出你那双肮脏的手。如果你违反了这一点,那么所有的罗马人都会为了保护我的未婚妻而起义反对你。”(李维,《罗马史》)

  这表明在当时的罗马人看来,即使政治或社会权利被剥夺,也绝对不能容许家庭的贞洁受辱。于是,政权再一次因为丑闻而被推翻。

  前445年,罗马制定了允许贵族和平民通婚的坎努利斯法。从这以后,法制化朝着贵族向平民妥协的方向迈进,罗马的共和政权得到进一步确立。可接下来,为了争取处于两者之间的上流平民(新贵族)的势力,贵族和平民双方让罗马再次陷入动乱之中。

  前343年至前290年期间,罗马经历了三次布匿战争,接着又和希腊的皮洛士王国交战。前272年,罗马占领了塔兰托市,前270年,占领了莱乔等城市。罗马完全控制了意大利的中南部,接着又和环绕地中海的迦太基发生了冲突。

  

  

  作者:海野弘

审核: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