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内容为网易自动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如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联系

QQ:1414798468

手机:18702035232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天下第一雄关,如何成为晚清锁国自保的最后闸门?
作者:DQ 点击:215 时间:2018-01-12 01:39:48

  作者|冷夜寒星,甘凉人士,客居豫章,攻读中国史硕士。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六百多年前的河西走廊边地,急促的驼铃和奔腾的战马掩映着北去的蒙古部族,年轻的明帝国以摧枯拉朽之势征服了这里的故元势力,一举拿下了肃(甘肃酒泉)、瓜(甘肃瓜州)、沙(甘肃敦煌)三州。而一座旷世闻名的边城,便在这肃州城外的嘉峪山西麓开始初建。嘉峪关,一座兴起于古代丝路贸易尾声中的边城,它目睹了六百年来中国西北的繁荣与衰退,统一与动乱,开放与封闭。边关贸易的丰腴财富,战争前线的残酷杀戮,衰败岁月的寂寞苦楚,都在的它的年轮里被一一镌刻。

  烟笼嘉峪碧岧峣,影拂昆仑万里遥

  自汉代张骞“凿通”西域以来,东起长安,西至中亚、西亚和欧洲的贸易通道——丝绸之路便逐渐兴盛起来。河西走廊地区的武威、张掖、酒泉和敦煌作为丝路重镇,在汉唐时期凭借丝绸之路的东西贸易一度繁荣。

  但是唐朝灭亡至元朝建立的三百多年里,中华大地没能形成大一统的中央政权,传统中国农业社会通过路上丝绸之路向外输出的纺织品、茶叶和瓷器等商品贸易因南北政权分立的内部形势而受阻减少。而当时的欧亚大陆上,伊斯兰教的传播使西亚、中亚和南亚广大地区在文化和宗教上皈依了伊斯兰教,而伊斯兰文明的排他性和阿拉伯文明的崛起开始取代中国古代的商业地位,拦截了中国与欧洲的贸易往来。

  13世纪中国东南沿海的繁忙的泉州港与西北敦煌相对落寞的边贸市场形成了鲜明对比。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和西北边疆各民族竞逐又加速了陆上丝绸之路的进一步衰败,敦煌莫高窟的修建终因丝路财富的萎缩而终结于元末的历史风尘当中。面对气数未尽的蒙古铁骑和伊斯兰文明影响下的新疆,望着阻隔重重的昔日丝路,明朝建国的开疆步伐也不得不止步于河西走廊的西端,而收缩的西部边疆成就了嘉峪关的诞生和兴起。

  在嘉峪关兴建以前的汉唐时期,内地进入西域的重要边关是敦煌城外阳关和玉门关,“西出阳关无故人”和“春风不度玉门关”这些耳熟能详的写照,反映的正是当时人们的对萧索边关的悲观认识。元代以来,由于蒙古四大汗国间早期紧密的亲缘关系,原来汉族中原王朝防御北方少数民族所设的边关逐渐荒废。

  明洪武五年(1372年),太祖朱元璋派兵远征朔漠。大军分东、中、西三路,其中明朝开国名将冯胜为征西将军,统率西路。冯胜出金兰,在西凉(甘肃武威)、扫林山(甘肃山丹)等地连败元军,最终驻扎在河西走廊和元军守将悉数投降。

  征服整个河西走廊后,冯胜由瓜、沙回肃州,相度地形,认为古阳关和玉门关所处的地势相对开阔,过去的夯土长城防御体系在一定上程度上尚能阻挡匈奴等少数民族,但是面对如今战术更加先进、骑兵更加精良的蒙古大军,这样的防御工事的抵御便有些捉襟见肘了。而肃州西70里(实为26公里)的嘉峪地区是千里河西走廊南北山系拱合最狭窄之处,这里地势险要,南面是嘉峪山,北面是黑山,两山对峙,中有平地,南北相距最宽处30里,最窄处16里,势如酒泉盆地之瓶口,此处布防的优势十分明显。冯胜决定在嘉峪山麓西北之余脉、九眼泉岗源上建关筑城,扼控咽喉。当年七月开始筹备兴建,于次年筑成一座周长220丈、高2丈余、宽厚丈余的有关无楼的土城。

  除是卢龙山海险,东南谁比此关雄

  初修嘉峪关时,建置还很简单,有关无楼,也没有与长城的边墙相联结。此时的明朝尚在嘉峪关外置有哈密、沙州等关西七卫。但是随着土鲁番的兴起和扩展,弘治五年(1493年),关西七卫相继被土鲁番所破,包括丝路重镇敦煌在内的广大地区被明廷所弃。嘉峪关成为明朝在西北边疆的边关前线,明廷开始增建嘉峪关。在城堡西门外建筑坚固的重关和关楼上层,将旧城墙加高为三丈五尺,增修外围罗城,添筑了堑壕等防御工事。正德元年(1506年),王振住持修建了嘉峪关东西二楼,并添筑角墩6座、敌台2座,同时在城内有修建了官厅、夷厂、仓库等建筑。

  《肃州新志》记载当时的人们称赞这座关城“望之四达,足壮伟观,百外了然在目”。嘉峪关作为西北边贸的关卡得以兴起。正德十一年(1516年)土鲁番屡屡犯边,明廷不得不关闭嘉峪关以预敌。这期间,明廷还先后修建了肃州北长城和西长城,南连讨赖河,北连黑山,为嘉峪关形成了左右两翼的军事防御屏障。至此以嘉峪关为中心的长城西端建筑防御体系封闭了整个河西走廊西部。

  现今的嘉峪关关城由外城、内城、瓮城和城壕组成、外城设有闸门,内城设有东西二门,东为光华门,西为柔远门。东西两门内北侧设有宽阔的斜坡马道可直达城顶。城头楼阁林立,气势壮观。柔远、光华二门顶各筑阁楼一座,均为木制三层三间式结构。内城四角建有角楼,南北城墙建有敌楼。瓮城门上也建有阁楼。城内还尚存有游击将军府、文昌阁、关帝庙牌楼、戏台等建筑。

  清中期以后,随着清廷对蒙古准噶尔部诸汗叛乱和回部大小和卓叛乱的平息,丝路之路的东西贸易有所恢复。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加强对流通货物的税收,嘉峪关逐渐成为清廷控制东路贸易的主要关卡。新疆准噶尔等部的皮毛等贸易都集中在毗邻嘉峪关的肃州进行,嘉峪关也因此成为仕宦商旅出如入关的必宿之地。林则徐因禁烟获罪,被贬新疆,路经嘉峪关时,望着长风隔壁上关山相连的壮观景象,就曾作诗称赞:“除是卢龙山海险,东南谁比此关雄。”

  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

  和西北过去历史上的其他边关一样,嘉峪关的繁荣得益于商路的通畅,而嘉峪关的衰落也同样归咎于战争铁骑的威慑。强盛时期的清朝,骁勇的清军几出嘉峪关,先后平息了蒙古准噶尔部和回部大大小小的叛乱。而近代随着清朝国力的衰弱和当时肃清陕甘回民动乱的压力下,面对新疆动乱的形势,清廷在“海防派”一度占据上风的情况下只得一度任由其发展,而嘉峪关则只能紧锁大门御敌侵入。

  清同治年间,先是新疆回部发动叛乱,后又遭受中亚阿古柏入侵,整个新疆地区安宁稳定的局面被打破,战乱对当地经济社会造成极大破坏,不仅商路不再畅通,新疆各族人民与河西地区贸易的物质条件也大打折扣,肃州和嘉峪关的边贸严重萎缩。后来,为了防止阿古柏的侵入,嘉峪关最终闭关。

  光绪元年(1875年),清廷最终采纳左宗棠等“塞防派”的意见,决定收复新疆失地。二年(1876年),左宗棠进驻肃州,以此为大本营,出嘉峪关,在两年的时间内歼灭了阿古柏的侵略势力,收复了除伊犁之外的新疆广大地区。而如今嘉峪关关城闸门附近的大古柳正是当年左宗棠所率部队一路行军时所植的道柳之一。这些“左公柳”如今仍顽强的生长在甘肃、新疆的一些地区。

  左宗棠收复新疆后,嘉峪关于光绪中期以后恢复开关,尽管商业贸易有所恢复,但是面对战争摧残后的西部边疆和外国商品的倾销,这里的边贸状况也是江河日下。光绪七年(1881年),根据中俄签订的《伊犁条约》之附件《中俄续议陆路通商章程》中“亦准在肃州及吐鲁番两城设立领事”的规定,俄商和俄货贸易进而由嘉峪关进入河西走廊。但是整个河西地区的商业在落后而脆弱的自然经济条件下,面对外国商品的倾销,却陷入了停滞和衰败的泥潭当中。

  1890年,俄国人格鲁姆·格尔日麦洛在其《中国西部旅行记》就称“(肃州)城内没有气派的建筑”,“商人们对商业停滞局面的抱怨由来已久……这是中国西部的一种普遍现象”。1910年,英国莫理循开始了他为期半年的中国西部考察,在肃州逗留期间,他用相机记录了嘉峪关这个内陆边关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残破影像。

  在新疆设省、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不断巩固的情况下,面对开放的国际形势,嘉峪关的关隘职能被新疆近代以来兴起诸多口岸所取代。

  抗日战争前的民国年间,尽管甘肃的对苏联的国际贸易空前繁荣,但是嘉峪关这个不在当时边境口岸的古代边关早失去了它的功能和价值,只得作为历史遗迹而矗立在时间的一隅,回望着曾经的峥嵘岁月。

  今天的嘉峪关关城,在“钢城”嘉峪关市面临资源型工业城市发展的困窘下,为它撑起了文化旅游为主导的服务业新天地。丝路的清脆驼铃,关城的巍峨门楼,蜿蜒的悬臂长城,但愿不会被时代定格。

  参考文献:

  1.武沐:《甘肃通史·明清卷》,甘肃人民出版社,2007年;

  2.宋仲福、邓慧君:《甘肃通史·中华民国卷》,甘肃人民出版社,2007年;

  3.贺茹:《丝绸之路衰落因素新探》,《兰台世界》,2013年3月上旬。

  4.皮坚:《丝绸之路对外贸易走向衰落研究》,湖南大学2010年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5.马国邦:《嘉峪关关城游击将军府修建年代考证》,《丝绸之路》,2010年第18期。

【推荐阅读】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晚清的历史,几乎就是落后挨打的耻辱史,一次次的战败加不平等条约,几乎就是满满叹息声铺面而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形象,念着就痛。

  但也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晚清经历了这么多耻辱,却并未像好些国家那样,彻底陷入被瓜分的殖民地命运?

  这其中的原因,最不能忘的却有一条:即使在那样一个落后到绝望,挨打到悲催的年代里,依然从不缺热血未凉的志士,纵是千难万难,依然慨然以天下为己任,满怀明知不可为的勇气,终于在那个黑暗的年代里,硬生生为凄风苦雨的中国闯出道路。最典型的,就是下面几位。

  一:林则徐的托付

  晚清“放眼看世界第一人”林则徐,呕心沥血查禁鸦片,首创“师夷长技以制夷”理念,可一番累死累活后,还是被道光皇帝当做替罪羊,一怒充军到伊犁去。但亲眼看过鸦片战争失败的林则徐,对个人得失早已淡然,唯独忧心忡忡的,却是大清朝未来的忧患。在与好友魏源作别时,林则徐将自己的心血《四洲志》《粤东奏稿》全数交付,外带一个重要嘱托:“务实大清臣民早开智慧,舍此则无可御侮!”

  带着这个托付,魏源历经二十六年浮沉,在多少寒苦岁月里笔耕不辍,终于完成了皇皇巨著《海国图志》,几乎包括了当时全球各国的政治经济文明经验,意图为清朝时代的中国人,打开一扇了解世界的大门。却不想事与愿违,图书出版后应者寥寥,却在日本卖到火热,日本明治维新的一代精英,几乎全是这书的铁杆粉丝。后来甲午大战,大清朝崩溃惨败,战后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访华,被清朝学者们围着请教,人家立刻惊讶一句:问我干什么,看你们的《海国图志》去啊!

  这番让人叹息的“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历史,却也见证了林则徐与魏源,那一批先行者们用心血发出的呐喊。

  二:被骂醒的丁日昌

  丁日昌,曾国藩平定太平天国时的幕僚,后来成为洋务运动的骨干。但这“骨干”却真不好做,特别是他在江苏巡抚任上时,一心引进西方科学技术,且大力清理当地积累案件,也终于拉了仇恨,被当地士绅勾结朝中守旧派各种谩骂,终于骂的丁日昌身心俱疲,心灰意冷回家去了。

  这时的丁日昌,真的心如死灰,只想晚年研究学问以自娱,可一直赏识丁日昌的老友李鸿章却急了眼,写了封书信大骂:你想做一个学问家是不?中国从汉朝到现在,我告诉你最不缺的就是学问家。可是有几个学问家能做利国利民的实在事?你要不想做行尸走肉,那就“做成一件两件济世安民顶天立地的事业,不更愈于空言耶?”

  这一番怒骂,骂的丁日昌立刻打了激灵,敢说我是空言?我就办几个事给你瞧瞧。抱病的丁日昌一气跑到天津,先给李鸿章做帮手,然后又出任福建船政大臣,中国第一条电报线路和最早的近代造船厂都是出自他手。李鸿章一顿骂,终于骂出一位近代工业先驱。

  三:一场托付西北的见面

  林则徐充军伊犁之前,曾给老友魏源自嘲自己以后只能“寄情丹青,徒发清议而以”。到了伊犁后才知道,以自己这闲不住的做事风格,根本就做不成闲人。充军伊犁期间,他就主动奔走,帮助当地各族人民改善生活,甚至还在干旱地区推广水利设施。而面对当地百姓的感激赞誉,他的心中却只有忧患——未来大清的另一强敌,就是野心勃勃的俄罗斯,一旦东南有事,俄罗斯必然会在西北趁虚而入。

  这个忧思,哪怕林则徐后来获赦回来,又历任陕甘总督云贵总督等要职,却始终不曾放下。足迹所过之处,也一直想尽办法打听,盼望能为大清找到一个托付西北安危的人才。直到路过湖南时,听说当地有个叫左宗棠的青年很有才,连忙传话说见一见。

  但林则徐见到传说中的青年才俊左宗棠时,却是惊的哭笑不得:原来听说林则徐要见自己后,左宗棠就兴奋的直哆嗦,上船的时候还哆嗦个不停,结果失足落入水中,衣服鞋子全湿了一片。见林则徐询问自己,又赶忙编了个奇葩理由:大人您是大英雄,我是用古代的三沐三熏之礼来拜见,现在刚刚“沐”过,大人您给我抹点香料吧。

  这番奇葩辩论,把林则徐眼泪都笑出来,但笑过之后眼睛就亮了,这个左宗棠满身才气,对国防等学问的见解不俗,没错,就是自己找的人。于是一番攀谈后,激动不已的林则徐像找到了宝,不但把自己在西北的笔记全数相赠,还特意送了一副对联。对联上的落款,更叫左宗棠感激了一辈子:季高(左宗棠)仁兄先生大人法正,愚弟林则徐。

  这场见面没多久,林则徐就溘然长逝,多年以后,西北正如林则徐担忧那般发生大乱,而临危受命的左宗棠,也以年近七十的老迈之躯,率军踏上收复新疆之路。而在行军途中,林则徐这幅对联,他都会随身携带。每到一处下榻,更端正挂在墙上。他知道,那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生前最后的托付。而今天新疆大地依然葱茏的左公柳更证明:他做到了!

  四:最悲惨最耻辱的时代

  1900年,八国联军悍然侵华,“八国”中的沙皇俄国更是趁火打劫,他们单独出兵东北,很快席卷东北,眼看整个东三省沦陷在即。清政府呢?慈禧太后都被打的躲去西安了,东南各省更“互保”了,一兵一卒都派不到东北去。只能派使者与俄国人谈判,可这没实力的谈判,比老虎嘴里抢肉还困难。七十岁的清朝驻俄公使杨儒临危受命,与沙皇俄国在彼得堡展开会谈。

  但如此艰难的会谈,耻辱可想而知,俄罗斯外交大臣拉姆斯多夫盛气凌人,几乎是威逼利诱杨儒签字,前后十三场谈判里,每次都是俄国使臣居高临下,各种颐指气使。杨儒呢?这位七十岁的老人只能赔着笑脸周旋,想尽一切办法拖延。甚至每一次谈判,都被他变成了磨洋工,赔着笑脸东拉西扯,把时间耗完拉倒。终于以成功的“拖”字诀,拖到了俄国国内局势骤变,为稳定国内形势被迫放弃东三省。虎口夺肉的奇迹,杨儒做到了。

  可完成奇迹的杨儒,苦涩却只有自己知,每一场谈判,都是忍着俄方的谩骂不能还口。以至于终于心力憔悴,病故在圣彼得堡。那些缔造奇迹的谈判内容,则被助手陆征祥记录,以陆征祥的含泪回忆说:这些记录反映了我国历史上最悲惨最耻辱的时代。

  这个最悲惨最耻辱的时代里,这些有良心风骨的外交官们,尽力了。

审核: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