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内容为网易自动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如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联系

QQ:1414798468

手机:18702035232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父子闹革命:"一二·九"发起者的家风故事
作者:DQ 点击:413 时间:2018-04-09 03:10:00

  你知道著名的“一二·九”运动的发动者、组织者、领导者是谁吗?他就是时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兼北方局书记的高文华。这个被毛泽东主席称为“又高又有文化”的人,其实是位优秀的地下党领导者,他七十年的革命生涯充满了传奇色彩,他的家风事迹也为人所津津乐道。

  高文华原名廖剑凡,从事地下党时为掩护身份跟外祖父改姓高。他祖上原籍福建顺昌,鼻祖廖刚为北宋熙宁年间进士,曾任御史。据1715年康熙年间《廖氏族谱》记载,廖氏八世祖廖湛惠与南宋名将孟洪等讨伐外贼有功,敕封护国功臣镇守湖广长沙府,世袭指挥使。如此说来,自南宋始,其祖辈在湖湘大地生活了近八百年。

  父子闹革命

  高文华之父名叫廖若冰,号镇衡,生于1885年。廖若冰很小就过继给族叔抚养,居湖南益阳县道子坪乡(现为益阳市资阳区长春镇)已历数代。清朝光绪末年,在养父及宗亲的资助下,廖若冰留学日本。留学期间,他接受了同盟会的新思想并成为一位同盟会会员,认为社会落后的总根源是封建帝制的腐朽衰败,只有推翻帝制,才能改造社会,使老百姓从封建桎梏中解脱出来。回国后,他与长沙、益阳的同盟会会员联络密切,在县城等地积极宣扬进步思想,呼唤民族觉醒,大力倡导男女平等的新文化。

  高文华是廖若冰独子,生于1905年,名湘锜,别名廖去恶,小名廷哥。他出生不久,父亲正为“出国潮”所裹挟。为筹措留学费用,廖家变卖了部分田产并开始举债。廖家世居的南湖圫虽地处城郊,但沟汊遍布,灾害频生。艰苦的自然环境和日渐式微的家道,使他变得意志坚定和性格刚强。而数年后,从东洋留学归来的父亲所抱持的改朝换代的民族民主思想,却深刻影响了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播下了他毕生追求革命的种子。

  13岁那年,高文华到县城南货店当了学徒,一年后去长沙做工。由于自幼受其父等老同盟会会员思想的熏陶,1923年秋至1925年春,思想激进的他在长沙、益阳因组织工潮与资方斗争两度被开除。但这并未改变他追求革命、推翻剥削制度的理想信念。1925年他参加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归来,于次年在县城组织了声势浩大有5000人规模的“元宵诉苦灯会”游行,震动了整个益阳。1926年冬,依托蓬勃发展的农会组织,他在南湖圫建立起益阳最早一批基层中共党支部。1927年“马日事变”后,益阳到处可见“画形悬赏,逮捕缉拿”高文华的通缉令,但他不畏环境险恶,机智地隐蔽和转移了绝大部分农会骨干和党的革命火种,并成功地逃往汉口避难。

  大革命失败后,由于受儿子高文华牵连,廖若冰逃离家乡,改名廖起吾,先后流落到长沙、宜昌、上海等地长达十年之久。

  廖起吾于1937年夏秋之际回到家乡,在丰堆仑廖氏支祠创办小学。学校有学生200多名,8名教师思想进步,大多是中共党员,全由廖起吾物色。时值抗战,课本除从书店购进,还有一些积极宣传抗日和中共党报党刊所载文章。当时,号召学生支持全民抗战的举措遭到排挤和训斥,国民党地方当局的一位乡长召集学生开会,要求宣扬不合时宜的“三民主义”的正确路线。待此人走后,廖起吾对学生说:“现在只要是抗日的党,就是正确的党;只要是抗日的主义,就是正确的主义。”

  高文华的经历就更加坎坷磨难。1927年至1929年春,他辗转于长江中下游各省市,风餐露宿,历经艰险,终于在上海同党中央接上头,随后在汉口、上海、天津和济南等地,从事地下党工作长达15年。

  特别是在上海中央组织部的三年期间,面对极其严酷的斗争环境,高文华多次临危受命,和妻子先后掩护转移过瞿秋白、鲁迅、夏娘娘等同志脱离险境。1935年党组织派他担任河北省委书记兼北方局书记,其间组织北方局地下党发动农民武装斗争,在华北、中原和山东半岛掀起抗日救亡斗争,最著名的是发动组织“一二·九”学生运动,为华北抗日救亡运动作出了重大贡献。

  高文华任职期间,正值白色恐怖最为严重,党的地下工作者生存极为艰难的时期。史料显示,从1927年至1937年的10年间,顺直和河北省委书记变更有20余次,告密和变节频发,党的组织屡遭破坏,多任省委书记牺牲。高文华在任上数度历险后仍平安归来,被许多人视为奇迹。1937年4月以后,党组织安排他离开白区,留在延安学习和工作。后来人们这样评价他,崇高的革命理想、巧妙的斗争艺术和清正的人格操守,才使他一次次化险为夷,把工作开展得卓有成效。

  克己奉公只为党

  一直以来,高文华受克己奉公、艰苦朴素的妻子贾琏影响至深,不仅住得简陋,穿的也是洗了又洗的旧衣,生活十分简朴。

  贾琏大高文华两岁,她本是廖若冰同盟会老友的女儿,贾父离世时,托故友收她为童养媳。1929年后,她随高文华到石首、武汉、上海、天津等地从事革命斗争。1935年初,高文华负责中共河北省委工作,她也成了省委机关的“内当家”。为保证党组织运转,她锱铢必较,精打细算,费尽心思。1949年后,她先后在电力部和水利电力部等部门任职,曾将单位发放的福利费全部交给福利科去补助生活有困难的人。1981年贾琏逝世,临终前,她将1万元存款作为最后一次党费交给了组织。

  1925年入党的高文华,新中国成立后他的最高职务为轻工业部副部长、水产部党组书记及全国政协常委。新中国成立之初,他被确定的行政六级工资,一直保持到了他临终时,时间长达40余年。以他的革命资历,这显然有失公平。高文华却很坦然,“与同资历的人比,算得上是吃亏了,但相比死去的人,我们算是幸运的了。”这样的话,他最后一任秘书井宁不止一次听他说过。

  1994年1月高文华病故于北京,他生前唯一的遗嘱是将自己一生从政的全部工资积蓄两万多元,交了最后一次党费。

  高文华和妻子平时对两个女儿也要求严格,从没给予特殊照顾和优待,女儿们长大成家后过的是普通人的生活,都没有得到父母留下的财产。比如长女高鹰,她参加工作就响应党组织的号召,去了东北工业基地,分配到工厂当了工人。她一家老小都住在沈阳市风雨坛街的普通住宅里,与一般工人的生活没什么两样。

  51年的银元债

  高文华还是一个有情有义、懂得感恩的人。1978年夏,刚从秦城监狱出来,“平反”不久的高文华就回到了阔别51年的家乡。一天上午,在益阳地委书记郭清文陪同下走进南丰村。

  见到思念已久的三婶林三元,高文华紧紧抓住她的手不肯松开,嘘寒问暖,感慨万千,连声说:“三婶娘实在是太好了,你弄的牛百叶,我一世都不会忘记!”原来在汉口躲难时,老人待这位侄儿不薄,常买来牛百叶招待他。在益阳,牛百叶可是被公认的佳肴,平时难得吃到。

  林三元也接过话茬,对他的牵记和看望连声道谢。尽管多年未见,高文华其实一直都在惦念她。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夫妇俩不顾林三元的地主成分,冲破政治阻力,把料子布、滋补品、土特产等从北京寄给她,逢年过节,也常寄些慰问费来。

  谈话间,高文华对林三元说:“我还欠你三十块银元哩。”林三元回答道:“那算哒,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喽。廖森林为革命生命都献出了,我这点银元算得了什么?”边说边摆手。高文华说:“这30块银元,可是我参加革命的本钱啊!”在座的听了,都高兴地笑了,并报以热烈的掌声。

  这究竟是一笔什么钱呢?

  1927年,许克祥发动“马日事变”后,大批在湘的中共党员被屠杀。5月,南湖圫的中共党员高文华和廖森林相继逃出虎口,逃到在汉口做木排生意的林三元家避难。因叛徒告密,益阳团防局长曹明阵派人前去捉拿他们。一天,两人在街头暴露了行踪。“啪啪啪”三声枪响之后,一颗子弹击穿廖森林的脸,顿时鲜血直流。刹那间,高文华忙拉低草帽,弯腰装作系鞋带的样子。在特务穷追之际,他转身朝小巷撒腿就跑,一口气逃到林三元在鹦鹉洲的木排上。白天搜捕的来了,他就躲在排下,晚上才上岸活动。廖森林因伤重被捕,不久牺牲于武昌。

  这年底,高文华潜回老家南湖圫,国民党特务闻风而至,搭帮回乡过年的林三元精心掩护,他在一户人家猪圈的干粪堆里藏了三天才得以脱险,后化装逃往石首。临走前,他向林三元借了30块银元做盘缠和本钱,一边挑担卖杂货谋生,一边联络党组织,两年后,在上海见到毛泽民才找到党中央。

  高文华说:“三婶娘,现在不用银元,用的是人民币,我只能给30元人民币了。”林三元老人说:“银元不要,人民币也不要。”高文华说:“这个账是算不得了,整整51年,30块银元,只能兑30元人民币,但这是我的心愿啊,不要嫌少,您老一定要收下。”一个要给,一个不肯收,看到这里,在座的人都纷纷劝慰老人,恳请她收下,她才伸手接过这笔钱。此刻,大家再一次报以热烈的掌声。

  作者:周立志

【推荐阅读】

  作者|柳丁,南京大学历史学院世界史专业毕业,熟悉中国以及西欧诸国历史,现为文字工作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近来,影视剧《独孤天下》正在热播,剧中北周一代贤臣独孤信因“独孤天下”的预言而倍受世间瞩目,他膝下育有三女分别嫁给周明帝宇文毓、唐国公李昞(唐高祖李渊父)、隋文帝杨坚,其时代大背景正是周隋易代。公元581年2月,北周静帝禅位于外祖父杨坚,隋朝建立。杨坚创造了到当时为止的一项纪录,从如履薄冰到改朝换代,他只用了9个月时间。此前,王莽代汉用了8年,曹操父子代汉用了24年,司马懿祖孙三代代魏用了16年,刘裕代晋用了21年,高齐代东魏用了16年,宇文周代西魏用了21年。近人岑仲勉曾评论,“自其受遗诏起计,不出一年,便移周祚, 得国之易, 未有如坚者”。杨坚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强盛一时的北周帝国

  自董卓之乱后,中国经历了将近300多年的分裂,除了西晋短暂大一统之外,各路英雄豪杰你方唱罢我登场,演绎了三国两晋南北朝多少荡气回肠的故事。众多政权,以北周为集大成者。

  北周在军事上是强大的。宇文泰被众将拥立为主时,武川军团看起来前景渺茫。然而数十年间,以武川军为基础的西魏/北周军队南清江汉,西克巴蜀,东拒高氏,北控沙漠,取威定霸,转弱为强。577年,周灭齐,统一北方。578年,周败陈于徐州,全歼南陈精锐,同时兵分五路北伐突厥。在此之前,石赵以部族兵为基础结果被灭国,前秦拥百万之众但在淝水一战土崩瓦解,北魏混一北方但是未能处理好洛阳与六镇之间关系导致国家灭亡。只有宇文泰创造性开辟府兵制,其后延续两百余年,成功集聚了鲜卑武士与汉人豪族形成强大的关陇集团,为北周最终消灭北齐以及隋灭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北周在政治上是稳定的。单有煊赫的武功,如果政治不稳定,再强的国势也都是昙花一现。北周延续宇文泰的治国方略,执行“六条诏书”、“十二条新制”等措施,奉行德治教化、唯贤是举、严明执法、整顿吏治,为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同时,宇文周创立的八柱国十二大将军体制,较好地协调了关陇集团内部的关系,利益均沾保持了上层建筑的稳定。

  北周在经济上是富庶的。关中自古沃野,自534年局势稳定之后,其后又占领了巴蜀和江汉流域。宇文氏注意劝课农桑,继续实施均田制,减轻徭役,农业不断发展。周武帝即位,又通过灭佛、打击豪族、释放奴婢等手段,增强对国家人口的控制力,进一步提升了经济发展水平,这为北周统一黄河流域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

  北周在民族上是汉化的。自刘渊304年建立汉国以来,少数民族政权在汉化与保持部族原有传统之间举棋不定,但是总体上,从石赵等政权的拒绝汉化,到前秦的有限汉化,再到北魏孝文帝的大幅度汉化,汉化程度在不断加深。虽有北魏末年六镇之乱,汉化进程一度出现波折,但是以宇文氏为首的西魏/北周一脉是汉化的大力支持者,不仅在治国中多采纳汉人之策,同时皇族成员本身也汉化颇深,如赵王宇文招“幼聪颖,博涉群书,好属文,学庾信体,词多轻艳” ,这与昏暴的高齐皇族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此强盛的北周王朝,却在短期内被隋取代,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

  先天不足的政治体制

  北周的体制,在先天上存在不足,使得宇文皇族的集权之路异常艰辛,成为北周被隋轻易取代的一大原因。这一切还要从宇文泰初入关中说起。

  宇文泰家族是鲜卑族,北魏灭后燕后,徙至武川镇。北魏末年六镇之乱中,宇文泰家族加入叛军,结果乱世中父兄皆没,宇文泰仅以身免。后宇文泰投奔父亲旧识枭雄贺拔岳,入关中镇压关陇起义,以功累迁至直阁将军、夏州刺史,成为贺拔岳军团得力干将。

  534年,贺拔岳被杀,军团群龙无首,诸将推选主帅,李虎等部分将领主张迎远在荆襄的贺拔岳之兄贺拔胜为主,赵贵为首的部分将领主张拥宇文泰为新帅。赵贵慷慨陈词,“窃观宇文夏州,英姿不世,雄谟冠时……因而奉之,即大事集矣”,最终力推宇文泰为主。

  宇文泰当时只是贺拔岳诸多部将之一,与赵贵等同为武川豪帅,因此一开始,尽管宇文泰在各实力派之中相当于盟主的地位 ,但是理论上各派是平起平坐的联盟性质。八柱国除了宇文泰和元欣之外,赵贵、李弼、于谨、候莫陈崇、独孤信(独孤三姐妹之父)、李虎等六大柱国各统领两名大将军,是西魏的力量基础。宇文泰与诸将属于“等夷”关系,源头在于鲜卑人社会所存在的相对平等的社会人际关系,也在于诸将之后在西魏开疆拓土中巨大的贡献。

  556年,宇文泰死,嫡子宇文觉继位,侄宇文护辅佐。由于宇文泰生前没有称帝,宇文氏与其他关陇成员并没有君臣之别。此外宇文泰的地位是推选而来,并非世袭得来。所以,首领的地位没有一定要宇文子弟继承的道理,并在众元老中形成分歧。在宇文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元老于谨站队宇文家,使得宇文护得以诛杀曾拥戴宇文泰有功但是心怀异志的赵贵,同时逼死独孤信,使得权力从八柱国体系集中到宇文家,但也在关陇勋贵中撕开了一丝裂缝。

  572年,周武帝宇文邕诛杀宇文护,正式独揽大权,不久封柱国齐国公宇文宪、卫国公宇文直、赵国公宇文招、越国公宇文盛、滕国公宇文逌等兄弟为王爵,进一步集权,拱卫皇室。

  由于北周立国的力量根本是关陇集团及其背后复杂的军队、人事以及利益关系网,宇文皇族集权的过程实质上在剥夺其他勋贵家族的权力,因此皇权越集中,宇文皇族的统治基础其实越窄,这为杨坚易代提供了可能。

  周宣帝自毁长城

  578年,周武帝壮年早逝,传位于太子宇文赟,是为周宣帝。宣帝在位,继承了宇文护与周武帝的政策,进一步将皇权从皇族集中到皇帝手中。然而造化弄人,却为其岳父杨坚做好了嫁衣。回顾宇文赟毁掉宇文家基业,主要做了三件小事,却极大地影响了历史进程。

  第一件是杀皇叔宿将人心不稳。宇文赟初继位,担心众皇叔辈高权重,因此拿自己的叔父齐王宇文宪开刀。宇文宪在平齐战争中立有大功,又是宇文泰在世诸子中最年长的。578年六月初一,周武帝病逝,六月二十八,武帝尸骨未寒,宣帝就无故诛杀了一代贤王宇文宪,并谥号为“炀”。此外,武帝重臣,大将军王轨在578年曾经大败陈朝名将吴明彻,尽歼陈军精锐。宣帝忌恨王轨曾经因他当太子时行为不端,劝谏武帝重新立嗣,诛杀王轨。一时间朝野上下人心惶惶。

  第二件是夺诸王权柄自剪羽翼。自宇文护至宇文邕,依靠皇族掌握大权是一贯政策。武帝死前,安排赵王宇文招、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逌分掌权力,拱卫皇帝。然而宣帝一心集中皇权于一身,并未遵从武帝的政治遗嘱,迫不及待于579年逼五王交出手中权力就藩。宣帝此举虽然实现了大权在握,但是实际上将宇文皇族置在一个危险的境地。

  第三件是立五后禅位荒淫失德。如果之前两件事还可以用加强皇权为他洗地,那么接下来这件事只能是证明“天欲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宣帝元配为武帝安排的太子妃杨丽华,即杨坚的女儿。宣帝继位,为削弱外戚杨坚影响,又立四位皇后,创历史之最。此外,他还沉湎酒色,即位仅一年就传位于年仅七岁的儿子宇文阐,自称天元皇帝,遥控朝政。要知道宣帝当时才21岁,这完全难以解释。

  此时的北周,内有功臣宿将人心不稳,皇权看似强大却危机重重;外有突厥、南陈仍然存在威胁。暗流涌动下,杨坚的时机悄然到来。

  独孤天下一语成谶

  杨坚父亲杨忠,是十二大将军之一。杨忠早年与独孤信一道,在贺拔胜手下为将,后与胜一起投奔宇文泰。杨忠后随于谨南破江陵俘虏梁元帝,又多次参与对北齐的战争,战功赫赫。杨忠死,杨坚承袭其爵。

  杨坚娶独孤伽罗为妻,二弟杨整娶了宇文泰外甥之女尉迟氏、三弟杨慧娶了周武帝之妹顺阳公主。独孤伽罗大姐独孤般若嫁周明帝,二姐独孤曼陀嫁唐国公李昞。杨坚与独孤伽罗的女儿杨丽华又嫁周宣帝宇文赟。复杂的姻亲关系反映了关陇集团内部复杂的利益关系网,同时也为杨坚代隋集聚了相当的力量。 尽管如此,杨坚依然如履薄冰。武帝在位时,大将军王轨曾向武帝进言杨坚面相非凡人,请除之,幸得武帝宽宏以得免。宣帝即位,为消除外戚杨家影响,一度欲赐死皇后杨丽华,灭杨氏一族,幸亏其母——独孤伽罗磕头至流血才得幸免。然而宣帝又立四后意图明显,如尉迟皇后祖父乃蜀国公尉迟迥,同时又使静帝宇文阐纳司马消难女为后,从而形成新的班底。

  宣帝虽然无道,然而历经宇文泰、宇文护、宇文邕三代的积累,宇文家的皇权已经达到空前程度。然而580年宣帝突然暴死,给历史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围绕在宇文皇族周围的各派势力如同二十多年前宇文泰病逝时一样,再次面临抉择,这一次,历史并没有再次眷顾宇文家,杨坚走上历史前台。

  我们先看一下拥护杨坚的势力,首先是内廷枢臣刘昉、郑译、柳裘、韦簪、皇甫绩,这些人并非功勋,为宣帝信任,主要是看重他们没有根基。但是他们口碑很差,杨坚即位后对他们的评价是“以无赖得幸”。他们深恐宇文招等皇族掌权后对他们清算,因而矫宣帝诏命杨坚辅政,假黄钺,都督中外诸侯军事,让杨坚在执掌大权上抢得先机。

  其次是在外的各路总管,如韦孝宽、梁睿、梁士彦、李穆等,他们或在宇文家加强集权时被打压过,有的是因为杨坚是汉人支持他,或者是认为杨坚能为他们带来更大利益。总之,尽管不乏一部分骑墙派,但是关陇集团多站在杨坚一方,这是杨坚夺权的根本保证。这样,围绕杨坚,形成了一个稳定并且强大的内外集团。

  再看宇文家势力,皇帝宇文阐年仅8岁,宇文招等五王已经被宇文赟剥夺权力就藩。更糟糕的是,杨坚辅政后以千金公主嫁突厥之名义,召五王回京,立刻将他们软禁在长安。这样,宇文家从皇帝到宗室,被杨坚掌握于股掌之中。外部方面,只有相州总管尉迟迥、勋州总管司马消难、益州总管王谦等明确支持周室。

  尽管尉迟迥一方看似跨州连郡,坐拥几十万众。但是宇文泰创立的府兵制奉行关中本位政策,全国府兵半数集中在关中,因此双方力量对比悬殊。加之尉迟迥等三方起兵反对杨坚,并未能好好的配合,缺少一个核心进行统一指挥,结果杨坚一方只用了不到四个月就平定了三方之乱。随后,杨坚又杀沦为阶下囚的宇文招等五王及其子弟,并将周闵帝、明帝、武帝诸子孙统统杀死,不下五六十人。至此,一代豪杰宇文泰直系子孙几乎灭绝。

  581年2月,周静帝禅位于杨坚,寻与兄弟二人俱为杨坚所害。隋朝建立,杨坚是为隋文帝。589年,隋朝统一南北,“独孤天下”的一语成谶,终于得以实现。

  然而历史就是这么吊诡,仅仅三十多年后,杨坚的子孙也全都隋末动乱中被杀。天道循环,往复不息,令人嗟叹。

审核: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