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内容为网易自动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如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联系

QQ:1414798468

手机:18702035232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解码《独孤天下》:隋文帝夺权为何易如反掌?
作者:DQ 点击:484 时间:2018-04-08 01:38:39

  作者|柳丁,南京大学历史学院世界史专业毕业,熟悉中国以及西欧诸国历史,现为文字工作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近来,影视剧《独孤天下》正在热播,剧中北周一代贤臣独孤信因“独孤天下”的预言而倍受世间瞩目,他膝下育有三女分别嫁给周明帝宇文毓、唐国公李昞(唐高祖李渊父)、隋文帝杨坚,其时代大背景正是周隋易代。公元581年2月,北周静帝禅位于外祖父杨坚,隋朝建立。杨坚创造了到当时为止的一项纪录,从如履薄冰到改朝换代,他只用了9个月时间。此前,王莽代汉用了8年,曹操父子代汉用了24年,司马懿祖孙三代代魏用了16年,刘裕代晋用了21年,高齐代东魏用了16年,宇文周代西魏用了21年。近人岑仲勉曾评论,“自其受遗诏起计,不出一年,便移周祚, 得国之易, 未有如坚者”。杨坚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强盛一时的北周帝国

  自董卓之乱后,中国经历了将近300多年的分裂,除了西晋短暂大一统之外,各路英雄豪杰你方唱罢我登场,演绎了三国两晋南北朝多少荡气回肠的故事。众多政权,以北周为集大成者。

  北周在军事上是强大的。宇文泰被众将拥立为主时,武川军团看起来前景渺茫。然而数十年间,以武川军为基础的西魏/北周军队南清江汉,西克巴蜀,东拒高氏,北控沙漠,取威定霸,转弱为强。577年,周灭齐,统一北方。578年,周败陈于徐州,全歼南陈精锐,同时兵分五路北伐突厥。在此之前,石赵以部族兵为基础结果被灭国,前秦拥百万之众但在淝水一战土崩瓦解,北魏混一北方但是未能处理好洛阳与六镇之间关系导致国家灭亡。只有宇文泰创造性开辟府兵制,其后延续两百余年,成功集聚了鲜卑武士与汉人豪族形成强大的关陇集团,为北周最终消灭北齐以及隋灭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北周在政治上是稳定的。单有煊赫的武功,如果政治不稳定,再强的国势也都是昙花一现。北周延续宇文泰的治国方略,执行“六条诏书”、“十二条新制”等措施,奉行德治教化、唯贤是举、严明执法、整顿吏治,为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同时,宇文周创立的八柱国十二大将军体制,较好地协调了关陇集团内部的关系,利益均沾保持了上层建筑的稳定。

  北周在经济上是富庶的。关中自古沃野,自534年局势稳定之后,其后又占领了巴蜀和江汉流域。宇文氏注意劝课农桑,继续实施均田制,减轻徭役,农业不断发展。周武帝即位,又通过灭佛、打击豪族、释放奴婢等手段,增强对国家人口的控制力,进一步提升了经济发展水平,这为北周统一黄河流域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

  北周在民族上是汉化的。自刘渊304年建立汉国以来,少数民族政权在汉化与保持部族原有传统之间举棋不定,但是总体上,从石赵等政权的拒绝汉化,到前秦的有限汉化,再到北魏孝文帝的大幅度汉化,汉化程度在不断加深。虽有北魏末年六镇之乱,汉化进程一度出现波折,但是以宇文氏为首的西魏/北周一脉是汉化的大力支持者,不仅在治国中多采纳汉人之策,同时皇族成员本身也汉化颇深,如赵王宇文招“幼聪颖,博涉群书,好属文,学庾信体,词多轻艳” ,这与昏暴的高齐皇族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此强盛的北周王朝,却在短期内被隋取代,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

  先天不足的政治体制

  北周的体制,在先天上存在不足,使得宇文皇族的集权之路异常艰辛,成为北周被隋轻易取代的一大原因。这一切还要从宇文泰初入关中说起。

  宇文泰家族是鲜卑族,北魏灭后燕后,徙至武川镇。北魏末年六镇之乱中,宇文泰家族加入叛军,结果乱世中父兄皆没,宇文泰仅以身免。后宇文泰投奔父亲旧识枭雄贺拔岳,入关中镇压关陇起义,以功累迁至直阁将军、夏州刺史,成为贺拔岳军团得力干将。

  534年,贺拔岳被杀,军团群龙无首,诸将推选主帅,李虎等部分将领主张迎远在荆襄的贺拔岳之兄贺拔胜为主,赵贵为首的部分将领主张拥宇文泰为新帅。赵贵慷慨陈词,“窃观宇文夏州,英姿不世,雄谟冠时……因而奉之,即大事集矣”,最终力推宇文泰为主。

  宇文泰当时只是贺拔岳诸多部将之一,与赵贵等同为武川豪帅,因此一开始,尽管宇文泰在各实力派之中相当于盟主的地位 ,但是理论上各派是平起平坐的联盟性质。八柱国除了宇文泰和元欣之外,赵贵、李弼、于谨、候莫陈崇、独孤信(独孤三姐妹之父)、李虎等六大柱国各统领两名大将军,是西魏的力量基础。宇文泰与诸将属于“等夷”关系,源头在于鲜卑人社会所存在的相对平等的社会人际关系,也在于诸将之后在西魏开疆拓土中巨大的贡献。

  556年,宇文泰死,嫡子宇文觉继位,侄宇文护辅佐。由于宇文泰生前没有称帝,宇文氏与其他关陇成员并没有君臣之别。此外宇文泰的地位是推选而来,并非世袭得来。所以,首领的地位没有一定要宇文子弟继承的道理,并在众元老中形成分歧。在宇文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元老于谨站队宇文家,使得宇文护得以诛杀曾拥戴宇文泰有功但是心怀异志的赵贵,同时逼死独孤信,使得权力从八柱国体系集中到宇文家,但也在关陇勋贵中撕开了一丝裂缝。

  572年,周武帝宇文邕诛杀宇文护,正式独揽大权,不久封柱国齐国公宇文宪、卫国公宇文直、赵国公宇文招、越国公宇文盛、滕国公宇文逌等兄弟为王爵,进一步集权,拱卫皇室。

  由于北周立国的力量根本是关陇集团及其背后复杂的军队、人事以及利益关系网,宇文皇族集权的过程实质上在剥夺其他勋贵家族的权力,因此皇权越集中,宇文皇族的统治基础其实越窄,这为杨坚易代提供了可能。

  周宣帝自毁长城

  578年,周武帝壮年早逝,传位于太子宇文赟,是为周宣帝。宣帝在位,继承了宇文护与周武帝的政策,进一步将皇权从皇族集中到皇帝手中。然而造化弄人,却为其岳父杨坚做好了嫁衣。回顾宇文赟毁掉宇文家基业,主要做了三件小事,却极大地影响了历史进程。

  第一件是杀皇叔宿将人心不稳。宇文赟初继位,担心众皇叔辈高权重,因此拿自己的叔父齐王宇文宪开刀。宇文宪在平齐战争中立有大功,又是宇文泰在世诸子中最年长的。578年六月初一,周武帝病逝,六月二十八,武帝尸骨未寒,宣帝就无故诛杀了一代贤王宇文宪,并谥号为“炀”。此外,武帝重臣,大将军王轨在578年曾经大败陈朝名将吴明彻,尽歼陈军精锐。宣帝忌恨王轨曾经因他当太子时行为不端,劝谏武帝重新立嗣,诛杀王轨。一时间朝野上下人心惶惶。

  第二件是夺诸王权柄自剪羽翼。自宇文护至宇文邕,依靠皇族掌握大权是一贯政策。武帝死前,安排赵王宇文招、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逌分掌权力,拱卫皇帝。然而宣帝一心集中皇权于一身,并未遵从武帝的政治遗嘱,迫不及待于579年逼五王交出手中权力就藩。宣帝此举虽然实现了大权在握,但是实际上将宇文皇族置在一个危险的境地。

  第三件是立五后禅位荒淫失德。如果之前两件事还可以用加强皇权为他洗地,那么接下来这件事只能是证明“天欲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宣帝元配为武帝安排的太子妃杨丽华,即杨坚的女儿。宣帝继位,为削弱外戚杨坚影响,又立四位皇后,创历史之最。此外,他还沉湎酒色,即位仅一年就传位于年仅七岁的儿子宇文阐,自称天元皇帝,遥控朝政。要知道宣帝当时才21岁,这完全难以解释。

  此时的北周,内有功臣宿将人心不稳,皇权看似强大却危机重重;外有突厥、南陈仍然存在威胁。暗流涌动下,杨坚的时机悄然到来。

  独孤天下一语成谶

  杨坚父亲杨忠,是十二大将军之一。杨忠早年与独孤信一道,在贺拔胜手下为将,后与胜一起投奔宇文泰。杨忠后随于谨南破江陵俘虏梁元帝,又多次参与对北齐的战争,战功赫赫。杨忠死,杨坚承袭其爵。

  杨坚娶独孤伽罗为妻,二弟杨整娶了宇文泰外甥之女尉迟氏、三弟杨慧娶了周武帝之妹顺阳公主。独孤伽罗大姐独孤般若嫁周明帝,二姐独孤曼陀嫁唐国公李昞。杨坚与独孤伽罗的女儿杨丽华又嫁周宣帝宇文赟。复杂的姻亲关系反映了关陇集团内部复杂的利益关系网,同时也为杨坚代隋集聚了相当的力量。 尽管如此,杨坚依然如履薄冰。武帝在位时,大将军王轨曾向武帝进言杨坚面相非凡人,请除之,幸得武帝宽宏以得免。宣帝即位,为消除外戚杨家影响,一度欲赐死皇后杨丽华,灭杨氏一族,幸亏其母——独孤伽罗磕头至流血才得幸免。然而宣帝又立四后意图明显,如尉迟皇后祖父乃蜀国公尉迟迥,同时又使静帝宇文阐纳司马消难女为后,从而形成新的班底。

  宣帝虽然无道,然而历经宇文泰、宇文护、宇文邕三代的积累,宇文家的皇权已经达到空前程度。然而580年宣帝突然暴死,给历史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围绕在宇文皇族周围的各派势力如同二十多年前宇文泰病逝时一样,再次面临抉择,这一次,历史并没有再次眷顾宇文家,杨坚走上历史前台。

  我们先看一下拥护杨坚的势力,首先是内廷枢臣刘昉、郑译、柳裘、韦簪、皇甫绩,这些人并非功勋,为宣帝信任,主要是看重他们没有根基。但是他们口碑很差,杨坚即位后对他们的评价是“以无赖得幸”。他们深恐宇文招等皇族掌权后对他们清算,因而矫宣帝诏命杨坚辅政,假黄钺,都督中外诸侯军事,让杨坚在执掌大权上抢得先机。

  其次是在外的各路总管,如韦孝宽、梁睿、梁士彦、李穆等,他们或在宇文家加强集权时被打压过,有的是因为杨坚是汉人支持他,或者是认为杨坚能为他们带来更大利益。总之,尽管不乏一部分骑墙派,但是关陇集团多站在杨坚一方,这是杨坚夺权的根本保证。这样,围绕杨坚,形成了一个稳定并且强大的内外集团。

  再看宇文家势力,皇帝宇文阐年仅8岁,宇文招等五王已经被宇文赟剥夺权力就藩。更糟糕的是,杨坚辅政后以千金公主嫁突厥之名义,召五王回京,立刻将他们软禁在长安。这样,宇文家从皇帝到宗室,被杨坚掌握于股掌之中。外部方面,只有相州总管尉迟迥、勋州总管司马消难、益州总管王谦等明确支持周室。

  尽管尉迟迥一方看似跨州连郡,坐拥几十万众。但是宇文泰创立的府兵制奉行关中本位政策,全国府兵半数集中在关中,因此双方力量对比悬殊。加之尉迟迥等三方起兵反对杨坚,并未能好好的配合,缺少一个核心进行统一指挥,结果杨坚一方只用了不到四个月就平定了三方之乱。随后,杨坚又杀沦为阶下囚的宇文招等五王及其子弟,并将周闵帝、明帝、武帝诸子孙统统杀死,不下五六十人。至此,一代豪杰宇文泰直系子孙几乎灭绝。

  581年2月,周静帝禅位于杨坚,寻与兄弟二人俱为杨坚所害。隋朝建立,杨坚是为隋文帝。589年,隋朝统一南北,“独孤天下”的一语成谶,终于得以实现。

  然而历史就是这么吊诡,仅仅三十多年后,杨坚的子孙也全都隋末动乱中被杀。天道循环,往复不息,令人嗟叹。

【推荐阅读】

  去年年底,寒门博士杨宝德不堪忍受导师折磨溺水自杀;

  今年3月,武汉理工大学通报“陶崇园因导师王攀坠亡事件”;

  清明节,北京大学社会学系95级校友李悠悠在豆瓣发文《北京大学李悠悠实名揭发长江学者沈阳教授》,导致高岩自杀.....

  师生关系如今已经成了一个敏感话题......而在一百年前,发生过这样一个事情。

  “五四”之后,社会上先进青年倡导社交公开,男女同校现象也开始普及,青年们彼此之间多了许多所谓“自由恋爱”的气氛。在这个敏感的时期,性道德似乎是空前开放,但实际上,无论是社交中的青年男女,还是凝视他们的旧社会,都摆脱不了旧的眼光。

  喊着自由的口号,自由却仍受着禁锢,在这个情况下,情书成了五四后青年表白的一种主要方式。20年代,甚至出版过许多专门有教人写情书的作品集,例如章衣萍的《情书一束》。

  杨栋林情书事件就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

  1924年5月7日,《晨报副刊》发表北京大学女生韩权华的署名文章, 文中将北京大学教授杨栋林给她的一封情书全文转发。行文最后,韩权华不无愤慨地说:“不意中国最高学府的教授对本校女生——素不认识的女生竟至于如此。 我以为此等事匪但与权华个人有关,实足为中国共同教育(co-education)之一大障碍。我北大女生,我北大全校皆足引为不幸。 ”韩权华的这篇文章立即把北京大学教授杨栋林推到了风口浪尖。

  韩咏华,韩德庄,邓颖超,韩权华

  北京大学学生发起了“驱杨”运动,“有人张贴皇榜,发檄文,指为北大全校之不幸,全国女子之不幸,又称杨先生的信是教授式的强盗行为,威吓欺骗渔猎女生的手段,大有灭此朝食,与众共弃之之概”。与此同时,北京大学校长也致函讽杨辞职。 5月10日,《北京大学日刊》登出杨栋林辞职通告。

  这桩时间的两方都是谁呢?

  杨栋林,字适夷,贵州毕节人,历史学家。从北大毕业之后直接留校任教,韩权华则是1922年考入北大文科预科的学生,用现在的话来说,应当是那一届的校花,许君远在《读书与怀人》一书中回忆称:“乙部(文预)女同学较多,最漂亮的是韩权华,长身玉立,洒然出尘。”身材高挑,容貌姣好的韩权华,自然不乏追求者。来北大求学以来,韩收到“不认识人的来信不知凡几”。

  其中一个追求者自然就是男主人公杨栋林。

  起因是在1924年1月12日,杨栋林在《北京大学日刊》发表启事,为他哥哥代聘家庭教师,应聘的人很多,但杨却私下将启事给韩,希望韩能应聘。

  这件事过后,北大就开始有人传播关于两人关系的谣言,两人的暧昧关系开始让一些韩权华的追求者骚动了起来,更有好事之徒在北大厕所张贴启事。当时的《东方时报》有一张半新不旧的副刊,北大同学经常投稿。业已成名的地质学家裴文中以“明华”的笔名写了一篇“报告文学”,在东方副刊上发表,男主角是北大教授杨栋林,女主角就是韩,文章刊出后北大校内的同学都在交头接耳地谈论这两个人。

  韩家姐妹,右一韩权华

  4月26日,外界谣言甚嚣尘上,杨栋林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写信给韩权华,信中的内容按照知情者说法,就是表面上澄清谣言,实则花言巧语,滥用新时代女性追求自由追求爱情不惜婚姻破裂等观点来引诱韩权华。

  收到此信的韩权华羞愤交加,登报控诉杨栋林道德败坏,后事不再赘述。

  当时的学者以及北大行政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呢?

  时任北京大学教授江绍原的首先致函孙伏园,批评《晨报副刊》刊登《一封怪信》(裴文中那篇)。在他看来,北大师生内部之间的私事“应该私下来解决;私人解决不了,再交团体里负责的人代为解决;如果仍解决不了, 才可因为不得已求团体以外的社会公断”。江绍原希望北大能够内部解决这件事,在一个较小范围内。

  孙伏园

  孙伏园对此却有不同看法。事件发生之后,正是因为舆论的力量,北京大学对杨栋林群起而攻之,杨栋林被迫辞职。可见“用‘家法’来解决纠纷,结果也不会比社会的公断更为平允”

  同在北京大学教书的周作人随后也加入了孙和江两人的辩论。 他表示同意江绍原处理类似个人私事的程序,同时也认为将此事与北京大学关联不免有点“神经过敏”。他说:“杨先生的罪案只在以教员而向不认识的女生通信, 而且发言稍有不检点之处,结果是‘不在北大教书’,这件事便完了, 于学校本身有什么关系, 难道北大应该因‘失察’而自请议处么? ”

  周作人和江绍原拼命想撇清北大和这件绯闻的关系和当时北大的处境也不无关系,男女同校刚刚开始实验,北大作为最早开始男女同校的一批,正是当时舆论的中心,这件事没发生之前,时不时的就有学者认为男女同校是全国污点,始作俑者就是北大。

  还有一些学者为杨栋林表示理解,认为这是求爱的正常步骤,费觉天就为杨栋林写情书打抱不平,他说:“假定杨氏所致韩女士之信,是意在恋爱,那这封信也并无不对之处,不但不是不对,并且很光明,很平常,而且丝毫不成问题之事。”

  署名“起睡”的一个作者认为通信求婚,“这是两性间一椿习见的事”,即使是单恋求婚,“被求婚者只消严词拒绝或竟不理,不是无上上策吗?那里会成为社会问题”。在他看来, 韩权华“这种态度和这种手段,罪恶浮于杨君的冒失求婚”

  周作人感慨:“我因了这件事得到两样教训,即是多数之不可信以及女性之可畏。 ”

  《妇女周报》记者奚明则表示,杨栋林的错误不在于师生恋,而是由于单相思,不懂自由恋爱的步骤与方法。他说:“师生可以结婚,结婚应有自主,以及自由结婚常须经过书信往返互通情愫,这话原是不错的”,不过,“男女在结婚的历程上所经过的步骤,不是只有一个‘书信往返’ : 除此以外,还有相识、交谈、互相探访、投赠、旅行、宴会、跳舞, 以致交换婚戒、握手、接吻等等……但这些步骤却有亲疏先后之别, 并不是随便可以拣一种作为结婚的最初步骤的, 否则不免为冒昧、失礼, ……对于不认识的女子突然写一封信去和伊恋爱,这种举动即使不能说是对于女子的重大侮辱,但至少不能不说是冒昧或失礼。”大肆发表自己对于求爱的手段步骤,也是很可笑了。

  这些人大多可以称得上是当时的精英知识分子的同情理解和公众一边倒的讨伐(包括北大大部分的青年学生)成了鲜明对比。

  在这场情书风波中,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几乎所有参与讨论的男性精英知识分子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杨栋林已经结婚的现实。

  杨栋林在给韩权华写信时,在最后反复强调:“此信不要再给人看,并且不要告诉人, 否则越发证实了, 多惹麻烦。就我个人说,充其量,不过不在北大教书而已。 至于你呢,不犯着因此而荒废学业。”

  杨栋林辞职之后不久,韩权华也被迫转学。

  顺嘴提一句,韩权华出身天津八大家之首的“天成号韩家”,姐夫是清华校长梅贻琦。并不是什么无名小卒。

  韩杨事件发生在1924年,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100年了。

审核: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