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内容为网易自动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如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联系

QQ:1414798468

手机:18702035232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1924年北大情书风波:已婚教授追求女学生
作者:DQ 点击:399 时间:2018-04-08 06:40:19

  去年年底,寒门博士杨宝德不堪忍受导师折磨溺水自杀;

  今年3月,武汉理工大学通报“陶崇园因导师王攀坠亡事件”;

  清明节,北京大学社会学系95级校友李悠悠在豆瓣发文《北京大学李悠悠实名揭发长江学者沈阳教授》,导致高岩自杀.....

  师生关系如今已经成了一个敏感话题......而在一百年前,发生过这样一个事情。

  “五四”之后,社会上先进青年倡导社交公开,男女同校现象也开始普及,青年们彼此之间多了许多所谓“自由恋爱”的气氛。在这个敏感的时期,性道德似乎是空前开放,但实际上,无论是社交中的青年男女,还是凝视他们的旧社会,都摆脱不了旧的眼光。

  喊着自由的口号,自由却仍受着禁锢,在这个情况下,情书成了五四后青年表白的一种主要方式。20年代,甚至出版过许多专门有教人写情书的作品集,例如章衣萍的《情书一束》。

  杨栋林情书事件就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

  1924年5月7日,《晨报副刊》发表北京大学女生韩权华的署名文章, 文中将北京大学教授杨栋林给她的一封情书全文转发。行文最后,韩权华不无愤慨地说:“不意中国最高学府的教授对本校女生——素不认识的女生竟至于如此。 我以为此等事匪但与权华个人有关,实足为中国共同教育(co-education)之一大障碍。我北大女生,我北大全校皆足引为不幸。 ”韩权华的这篇文章立即把北京大学教授杨栋林推到了风口浪尖。

  韩咏华,韩德庄,邓颖超,韩权华

  北京大学学生发起了“驱杨”运动,“有人张贴皇榜,发檄文,指为北大全校之不幸,全国女子之不幸,又称杨先生的信是教授式的强盗行为,威吓欺骗渔猎女生的手段,大有灭此朝食,与众共弃之之概”。与此同时,北京大学校长也致函讽杨辞职。 5月10日,《北京大学日刊》登出杨栋林辞职通告。

  这桩时间的两方都是谁呢?

  杨栋林,字适夷,贵州毕节人,历史学家。从北大毕业之后直接留校任教,韩权华则是1922年考入北大文科预科的学生,用现在的话来说,应当是那一届的校花,许君远在《读书与怀人》一书中回忆称:“乙部(文预)女同学较多,最漂亮的是韩权华,长身玉立,洒然出尘。”身材高挑,容貌姣好的韩权华,自然不乏追求者。来北大求学以来,韩收到“不认识人的来信不知凡几”。

  其中一个追求者自然就是男主人公杨栋林。

  起因是在1924年1月12日,杨栋林在《北京大学日刊》发表启事,为他哥哥代聘家庭教师,应聘的人很多,但杨却私下将启事给韩,希望韩能应聘。

  这件事过后,北大就开始有人传播关于两人关系的谣言,两人的暧昧关系开始让一些韩权华的追求者骚动了起来,更有好事之徒在北大厕所张贴启事。当时的《东方时报》有一张半新不旧的副刊,北大同学经常投稿。业已成名的地质学家裴文中以“明华”的笔名写了一篇“报告文学”,在东方副刊上发表,男主角是北大教授杨栋林,女主角就是韩,文章刊出后北大校内的同学都在交头接耳地谈论这两个人。

  韩家姐妹,右一韩权华

  4月26日,外界谣言甚嚣尘上,杨栋林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写信给韩权华,信中的内容按照知情者说法,就是表面上澄清谣言,实则花言巧语,滥用新时代女性追求自由追求爱情不惜婚姻破裂等观点来引诱韩权华。

  收到此信的韩权华羞愤交加,登报控诉杨栋林道德败坏,后事不再赘述。

  当时的学者以及北大行政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呢?

  时任北京大学教授江绍原的首先致函孙伏园,批评《晨报副刊》刊登《一封怪信》(裴文中那篇)。在他看来,北大师生内部之间的私事“应该私下来解决;私人解决不了,再交团体里负责的人代为解决;如果仍解决不了, 才可因为不得已求团体以外的社会公断”。江绍原希望北大能够内部解决这件事,在一个较小范围内。

  孙伏园

  孙伏园对此却有不同看法。事件发生之后,正是因为舆论的力量,北京大学对杨栋林群起而攻之,杨栋林被迫辞职。可见“用‘家法’来解决纠纷,结果也不会比社会的公断更为平允”

  同在北京大学教书的周作人随后也加入了孙和江两人的辩论。 他表示同意江绍原处理类似个人私事的程序,同时也认为将此事与北京大学关联不免有点“神经过敏”。他说:“杨先生的罪案只在以教员而向不认识的女生通信, 而且发言稍有不检点之处,结果是‘不在北大教书’,这件事便完了, 于学校本身有什么关系, 难道北大应该因‘失察’而自请议处么? ”

  周作人和江绍原拼命想撇清北大和这件绯闻的关系和当时北大的处境也不无关系,男女同校刚刚开始实验,北大作为最早开始男女同校的一批,正是当时舆论的中心,这件事没发生之前,时不时的就有学者认为男女同校是全国污点,始作俑者就是北大。

  还有一些学者为杨栋林表示理解,认为这是求爱的正常步骤,费觉天就为杨栋林写情书打抱不平,他说:“假定杨氏所致韩女士之信,是意在恋爱,那这封信也并无不对之处,不但不是不对,并且很光明,很平常,而且丝毫不成问题之事。”

  署名“起睡”的一个作者认为通信求婚,“这是两性间一椿习见的事”,即使是单恋求婚,“被求婚者只消严词拒绝或竟不理,不是无上上策吗?那里会成为社会问题”。在他看来, 韩权华“这种态度和这种手段,罪恶浮于杨君的冒失求婚”

  周作人感慨:“我因了这件事得到两样教训,即是多数之不可信以及女性之可畏。 ”

  《妇女周报》记者奚明则表示,杨栋林的错误不在于师生恋,而是由于单相思,不懂自由恋爱的步骤与方法。他说:“师生可以结婚,结婚应有自主,以及自由结婚常须经过书信往返互通情愫,这话原是不错的”,不过,“男女在结婚的历程上所经过的步骤,不是只有一个‘书信往返’ : 除此以外,还有相识、交谈、互相探访、投赠、旅行、宴会、跳舞, 以致交换婚戒、握手、接吻等等……但这些步骤却有亲疏先后之别, 并不是随便可以拣一种作为结婚的最初步骤的, 否则不免为冒昧、失礼, ……对于不认识的女子突然写一封信去和伊恋爱,这种举动即使不能说是对于女子的重大侮辱,但至少不能不说是冒昧或失礼。”大肆发表自己对于求爱的手段步骤,也是很可笑了。

  这些人大多可以称得上是当时的精英知识分子的同情理解和公众一边倒的讨伐(包括北大大部分的青年学生)成了鲜明对比。

  在这场情书风波中,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几乎所有参与讨论的男性精英知识分子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杨栋林已经结婚的现实。

  杨栋林在给韩权华写信时,在最后反复强调:“此信不要再给人看,并且不要告诉人, 否则越发证实了, 多惹麻烦。就我个人说,充其量,不过不在北大教书而已。 至于你呢,不犯着因此而荒废学业。”

  杨栋林辞职之后不久,韩权华也被迫转学。

  顺嘴提一句,韩权华出身天津八大家之首的“天成号韩家”,姐夫是清华校长梅贻琦。并不是什么无名小卒。

  韩杨事件发生在1924年,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100年了。

【推荐阅读】

  乌兹比克人作为现在中亚的主要民族之一,似乎在历史上起源的非常晚。西面的土库曼人实际上就是突厥的另一种翻译,东面的塔吉克人是古代的伊朗系语居民,南面则是伊朗系的波斯人后裔。倒是乌兹比克人,似乎在蒙古西征后才出现在历史舞台。那么,他们是蒙古人的后裔吗?或者是其他什么民族的后裔?

  △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 基本上控制了古代河中地区的大部分

  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国土面积大体上包括了整个河中地区。这里也是历史上多次对规模民族迁徙的必经之路。乌兹别克人的祖先按照数量来说,大体上就是当年东伊朗土著、斯基泰人、突厥人、蒙古人的后裔。当然,当中也有少量的波斯、希腊、月氏,甚至匈奴人存在。

  起初,乌兹别克所在的河中地区,属于伊朗语系的东伊朗分支。这一支的其他分支就包括大夏、伊朗东部、北印度部分人群,以及后来从西面重返的游牧始祖斯基泰人。在斯基泰人占据当地主要地方后,河中地区按照生产模式分为绿洲农业定居点--游牧草场的混合样式。

  当波斯帝国征服河中后,乌兹别克人的早期祖先也一分为二。城市居民臣服于波斯人,草原部落则是波斯人的同盟。后来的希腊人进入该地,尤其是占据了撒马尔罕后,也没有改变这个模式。

  △斯基泰系游牧文化在古代河中有巨大影响力

  随着帕提亚部落的南迁,与帕提亚帝国的建立,河中开始处于一个相对独立的混乱时期。这里有时候从属帕提亚帝国,有时候从属巴克特里亚希腊人,后来还臣服于北印度的贵霜帝国。

  丝绸之路的逐步兴盛,让当地的城市经济迅速发展。一些从中国境内西逃的月氏人,也开始迁徙到当地。但总体上人口还是斯基泰伊朗。这些人的混合与当地经济发展,最终在古典时代后期,催生了一个被称为白匈奴的中亚霸权。

  △贵霜帝国前后 河中地区已经成为了新民族集团的地盘

  白匈奴与西面的萨珊波斯王朝,多有征战。最后在波斯人与新崛起的突厥人夹攻下败亡。突厥人则利用自己的冶铁技术和贸易位置,开始进入河中地区。这个阶段内,被中国古人称为粟特人的团体开始崭露头角。所谓的昭武九姓,大部分就来自当地。他们垄断丝绸之路贸易,一直到阿拉伯征服者到来。

  △粟特时代是今天乌兹比克地区在古代的黄金时代

  最终,从阿拉伯征服中受益的还是更为接近的突厥人。尤其是阿拉伯帝国的阿巴斯王朝,本身就是偏向中亚-伊朗势力的一个王朝。大量突厥人开始进入近卫军与宫廷机构,逐步取代了原本波斯人的位置。阿巴斯王朝虽然还存在了很久,但已经失去了对河中地区的控制。当地成为了波斯-突厥系王朝或突厥人自己建立的地方军事强权的主要争夺目标。

  这个至关重要的阶段,成为了中亚与西亚突厥化的原因所在。大量的突厥人占据了军事职位并渗入了商业团队,从而促成了当地人的突厥化。典型的就是喀喇汗国、塞尔柱帝国、花剌子模这样的中亚突厥王朝。他们的时代在13世纪的蒙古第一次西征后,戛然而止。

  △乌兹比克人所在的地区 也是中亚突厥化的策源地

  在蒙古西征后,乌兹比克人祖先所居住的地方,大体上被金帐汗国和察合台汗国瓜分完毕。蒙古人除了少量在边缘草场活动的部落外,其余的基本上在100年时间里被城市及周边地区的波斯-突厥文化同化。今天乌兹别克人的直系祖先,就来自原本属于金帐汗国的那部分地区。他们以金帐汗国历史上的乌兹别克汗为民族始祖,将大汗的名字作为自己这个种群的名称。

  △蒙古人的西征实际上是新一轮的突厥化开始

  但在南方地区,属于察合台一系的帖木儿帝国异军突起。以撒马尔罕为核心的这突厥大帝国,数次北伐金帐汗国,每次都扫过乌兹别克人所在的区域。这迫使他们更加团结一致。在帖木儿本人死后,他们开始对河中南部地区进行反扑。帖木儿各王公的分裂,促成了他们的成功。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努力,终于杀入河中,占据撒马尔罕。最后,他们甚至追杀了帖木儿王朝的各地方藩属,控制了大半个中亚。

  △金帐汗国的乌兹别克汗 现代乌兹比克人的人文祖先

  此后,乌兹别克人就为了他们在河中地区的征服成果,与起源自阿塞拜疆的波斯萨法维王朝缠斗。在著名的谋夫战役中,波斯皇帝伊斯迈尔一世击毙了乌兹别克历史上最重要的领袖昔班尼汗。乌兹别克人被迫分裂,形成了后来的布拉哈、希瓦等较小的汗国。

  这些乌兹别克人的小国,为了对抗波斯的东扩压力,开始寻求向西方的奥斯曼帝国求援。由于奥斯曼帝国从16世纪开始,由苏丹本人兼任伊斯兰世界的领袖哈里发。所以,一直支持同样信奉逊尼派的乌兹别克人,在东方牵制什叶派的波斯。一些奥斯曼人掌握的欧洲军事技术,也在这个时候持续输入河中地区。

  △乌兹比克人与波斯的战争

  波斯人始终拿这些地区小强没有办法,这个局面维持到了19世纪。随着俄罗斯人在19世纪从西伯利亚和高加索大举南下,这些汗国在不长的时间里,成为俄罗斯帝国的中亚领地。又经过了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权的政治重组,今天的乌兹别克地区才正是成型。

  简单讲完这段历史,相信大家也就对乌兹别克人的祖先来源,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斯基泰伊朗、突厥和蒙古,无疑是他们最主要的血统和文化来源。

审核: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