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内容为网易自动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如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联系

QQ:1414798468

手机:18702035232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理解乌兹比克斯坦历史,你就能了解中亚的历史进程!
作者:DQ 点击:528 时间:2018-04-08 03:18:55

  乌兹比克人作为现在中亚的主要民族之一,似乎在历史上起源的非常晚。西面的土库曼人实际上就是突厥的另一种翻译,东面的塔吉克人是古代的伊朗系语居民,南面则是伊朗系的波斯人后裔。倒是乌兹比克人,似乎在蒙古西征后才出现在历史舞台。那么,他们是蒙古人的后裔吗?或者是其他什么民族的后裔?

  △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 基本上控制了古代河中地区的大部分

  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国土面积大体上包括了整个河中地区。这里也是历史上多次对规模民族迁徙的必经之路。乌兹别克人的祖先按照数量来说,大体上就是当年东伊朗土著、斯基泰人、突厥人、蒙古人的后裔。当然,当中也有少量的波斯、希腊、月氏,甚至匈奴人存在。

  起初,乌兹别克所在的河中地区,属于伊朗语系的东伊朗分支。这一支的其他分支就包括大夏、伊朗东部、北印度部分人群,以及后来从西面重返的游牧始祖斯基泰人。在斯基泰人占据当地主要地方后,河中地区按照生产模式分为绿洲农业定居点--游牧草场的混合样式。

  当波斯帝国征服河中后,乌兹别克人的早期祖先也一分为二。城市居民臣服于波斯人,草原部落则是波斯人的同盟。后来的希腊人进入该地,尤其是占据了撒马尔罕后,也没有改变这个模式。

  △斯基泰系游牧文化在古代河中有巨大影响力

  随着帕提亚部落的南迁,与帕提亚帝国的建立,河中开始处于一个相对独立的混乱时期。这里有时候从属帕提亚帝国,有时候从属巴克特里亚希腊人,后来还臣服于北印度的贵霜帝国。

  丝绸之路的逐步兴盛,让当地的城市经济迅速发展。一些从中国境内西逃的月氏人,也开始迁徙到当地。但总体上人口还是斯基泰伊朗。这些人的混合与当地经济发展,最终在古典时代后期,催生了一个被称为白匈奴的中亚霸权。

  △贵霜帝国前后 河中地区已经成为了新民族集团的地盘

  白匈奴与西面的萨珊波斯王朝,多有征战。最后在波斯人与新崛起的突厥人夹攻下败亡。突厥人则利用自己的冶铁技术和贸易位置,开始进入河中地区。这个阶段内,被中国古人称为粟特人的团体开始崭露头角。所谓的昭武九姓,大部分就来自当地。他们垄断丝绸之路贸易,一直到阿拉伯征服者到来。

  △粟特时代是今天乌兹比克地区在古代的黄金时代

  最终,从阿拉伯征服中受益的还是更为接近的突厥人。尤其是阿拉伯帝国的阿巴斯王朝,本身就是偏向中亚-伊朗势力的一个王朝。大量突厥人开始进入近卫军与宫廷机构,逐步取代了原本波斯人的位置。阿巴斯王朝虽然还存在了很久,但已经失去了对河中地区的控制。当地成为了波斯-突厥系王朝或突厥人自己建立的地方军事强权的主要争夺目标。

  这个至关重要的阶段,成为了中亚与西亚突厥化的原因所在。大量的突厥人占据了军事职位并渗入了商业团队,从而促成了当地人的突厥化。典型的就是喀喇汗国、塞尔柱帝国、花剌子模这样的中亚突厥王朝。他们的时代在13世纪的蒙古第一次西征后,戛然而止。

  △乌兹比克人所在的地区 也是中亚突厥化的策源地

  在蒙古西征后,乌兹比克人祖先所居住的地方,大体上被金帐汗国和察合台汗国瓜分完毕。蒙古人除了少量在边缘草场活动的部落外,其余的基本上在100年时间里被城市及周边地区的波斯-突厥文化同化。今天乌兹别克人的直系祖先,就来自原本属于金帐汗国的那部分地区。他们以金帐汗国历史上的乌兹别克汗为民族始祖,将大汗的名字作为自己这个种群的名称。

  △蒙古人的西征实际上是新一轮的突厥化开始

  但在南方地区,属于察合台一系的帖木儿帝国异军突起。以撒马尔罕为核心的这突厥大帝国,数次北伐金帐汗国,每次都扫过乌兹别克人所在的区域。这迫使他们更加团结一致。在帖木儿本人死后,他们开始对河中南部地区进行反扑。帖木儿各王公的分裂,促成了他们的成功。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努力,终于杀入河中,占据撒马尔罕。最后,他们甚至追杀了帖木儿王朝的各地方藩属,控制了大半个中亚。

  △金帐汗国的乌兹别克汗 现代乌兹比克人的人文祖先

  此后,乌兹别克人就为了他们在河中地区的征服成果,与起源自阿塞拜疆的波斯萨法维王朝缠斗。在著名的谋夫战役中,波斯皇帝伊斯迈尔一世击毙了乌兹别克历史上最重要的领袖昔班尼汗。乌兹别克人被迫分裂,形成了后来的布拉哈、希瓦等较小的汗国。

  这些乌兹别克人的小国,为了对抗波斯的东扩压力,开始寻求向西方的奥斯曼帝国求援。由于奥斯曼帝国从16世纪开始,由苏丹本人兼任伊斯兰世界的领袖哈里发。所以,一直支持同样信奉逊尼派的乌兹别克人,在东方牵制什叶派的波斯。一些奥斯曼人掌握的欧洲军事技术,也在这个时候持续输入河中地区。

  △乌兹比克人与波斯的战争

  波斯人始终拿这些地区小强没有办法,这个局面维持到了19世纪。随着俄罗斯人在19世纪从西伯利亚和高加索大举南下,这些汗国在不长的时间里,成为俄罗斯帝国的中亚领地。又经过了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权的政治重组,今天的乌兹别克地区才正是成型。

  简单讲完这段历史,相信大家也就对乌兹别克人的祖先来源,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斯基泰伊朗、突厥和蒙古,无疑是他们最主要的血统和文化来源。

【推荐阅读】

  周星驰代表作《大话西游》里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戏份:至尊宝掉下山崖,被菩提老祖的前世救下。当他从昏迷醒过来,葡萄子告诉他说:“你叫晶晶这个名字叫了九十八次。”至尊宝有点害羞地说:“晶晶是我娘子。”“还有一个叫紫霞的,你叫了七百八十四次——这个紫霞一定欠你很多钱。”至尊宝半晌说不出话。

  你可以说,我对某某某一点都不在乎,但你若是一天到晚把这个某某某挂在嘴上,那你的行为已经出卖了你,你其实对这个某某某是最在乎的。

  隐败扬胜,本是所有修本朝史书者的常见特点。

  有人因此认为《宋史》中岳飞的事迹有夸大水份,转而采信于《金史》。

  但“隐败扬胜”这一特点在《金史》中尤为突出。

  举一例子:史界公认宋方获利的黄天荡之战,《宋史》记载是“敌得绝江遁去。世忠收余军还镇江。……是役也,兀术兵号十万,世忠仅八千余人。”《金史》的记载却是“世忠不能军,追北七十里,舟军歼焉,世忠仅能自免。”

  黄天荡之战外,宋方还有和尚原、仙人关、顺昌、郾城、颖昌五次大捷。

  但《金史》只承认和尚原一次,其它四战只字不提。

  还有,南宋大将刘锜算是力挽狂澜式的英雄人物,但《金史》居然对这样的人物视而不见、避而不谈,无一语语及。

  可以说,刘锜在《金史》中连个“路人甲”的角色都不是。

  相对而言,岳飞在《金史》中的“上镜率”颇高,分别出现在八个纪、传中。

  尽管,在这八个纪、传中,金国史官给岳飞安排的“戏份”都是“败”、“退”、“走”等字眼,一直在强调和传递这样的信息:岳飞没有什么了不起,经常被我们打败,一见到我们就望风而逃。

  但《金史》史官越是这样做,就越是欲盖弥彰——您总要拿岳飞说事,就恰恰说明了岳飞在您心中的重要位置。

  接下来,我们简单看看金国史官给岳飞安排的那些“败”、“退”、“走”的“戏份”的真实情况。

  一、《金史》卷81《王伯龙传》中记载“(金)军渡采石,击败岳飞、刘立、路尚等兵,获刍粮数百万计”。

  这场战事的发生时间是在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秋,当时的岳飞只是宋军统帅杜充手下的一名统制官,在兵败如山倒的背景下,跟随大军一起败退了,金国史官不写击败杜充兵,而写“击败岳飞、刘立、路尚等兵”,显然在他们心目中,写击败岳飞比写击败杜充更重要,更能激励国人,更加光荣自豪。

  二、《金史》卷82《仆散浑坦传》说“天眷二年,与宋岳飞相据,浑坦领六十骑深入觇伺,至鄢陵,败宋护粮饷军七百余人,多所俘获”。

  金国天眷二年(即南宋绍兴九年,1139年),宋金达成第一次绍兴和议,双方并无战事。这是一场无中生有的战斗。

  即使是虚构的战斗,金人也只是说自己的侦查小分队袭击宋军的运粮队成功——运粮队成员大多是民夫,本于岳飞威名无损,但金国史官硬是要在此大书一笔,足见即使能抓获岳家军的民夫,也是意义重大,应该鸣锣庆祝。

  三、《金史》卷66《宗秀传》称“宗弼复取河南,宗秀与海陵俱赴军前任使。宋将岳飞军于毫、宿之间,宗秀率步骑三千扼其冲要,遂与诸军逆击败之。”

  在这则记载里,似乎完颜宗秀是会合诸军击破了岳家军。但是,宿州、亳州以及归德府(即今商丘)都是张俊部防区,远离岳家军的防区和岳飞北伐的主战场,即宗秀击败的只是张俊部。但对金军来说,若是只记击败了张俊军,殊无可称道之处;而把击败张俊军改写为击败岳家军,自然造成极大的轰动效应。因此,岳家军就这样被金国史官的嘴或笔“击败”了。

  四、《金史》卷68《阿鲁补传》记:“宗弼复河南,阿鲁补先济阿,抚定诸郡,再为归德尹、河南路都统。宋兵来取河南地,宗弼召阿鲁补与许州韩常、颖州大抃、陈州赤盏晖,皆会于汴,阿鲁补以敌在近,独不赴。而宋将岳飞、刘光世等果乘间袭取许、颖、陈三州,旁郡皆响应。其兵犯归德者,阿鲁补连击败之,复取亳、宿等州。河南乎,阿鲁补功最。”

  上面已经说了,宿州、亳州以及归德府(即今商丘)都是张俊的防区,与陈鲁补作战的,只能是张俊的部队。

  而在绍兴十年(1140年)宋金大战期间,颖州(顺昌府,即今安徽阜阳)为刘锜部所据守,“岳飞、刘光世”缘何要“乘间袭取”?还有,早在绍兴八年(1138年),淮西兵变之前,刘光世已经解除兵权到后方享乐去了,又怎么会领兵出现在战场上?这条记载,分明是一派胡言。

  五、《金史》卷84《完颜昂传》记:“天眷元年,(完颜昂)授镇国上将军,除东平尹。明年夏,宋将岳飞以兵十万,号称百万,来攻东平。东平有兵五千,仓卒出御之。时桑柘方茂,昂使多张旗帜于林间,以为疑兵,自以精兵阵于前。飞不敢动,相持数日而退。昂勒兵袭之,至清口,飞众泛舟逆水而去。”

  岳飞的辖区是湖南湖北京西路,而东平府(即郓州)在今山东境内,府治即今山东东平县,二者间有两千多里的路途,中间还隔着张俊、韩世忠的防区。要说岳飞置自己的辖区不顾,倾巢而出动,穿越过张俊、韩世忠的防区去打并非战略要地的东平,这可能吗?

  还有,此事的发生时间是天眷二年,上文已经说了,这一年宋金达成第一次绍兴和议,双方并无战事,所载之事并不可信。

  清代史家赵翼亦曾对此事辨诬:“按是年,金方以河南地与宋,并无交战之事。即次年兀术再取河南,宋诸将拒之,飞(岳飞)在京西,复蔡、颖、淮宁等州,未尝至东平、邳州也。”

  六、《金史》卷77《完颜宗弼传》记:“宋岳飞、韩世忠分据河南州郡要害,复出兵涉河东,驻岚、石、保德之境,以相牵制。宗弼遣孔彦舟下汴、郑两州,王伯龙取陈州,李成取洛阳,自率众取亳州及顺昌府,嵩、汝等州相次皆下。时暑,宗弼还军于汴,岳飞等军皆退去,河南平,时天眷三年也。”

  天眷三年(南宋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金人单方面撕毁和议合同,重新和南宋开战,按照这里的记载,金兵“取亳州及顺昌府,嵩、汝等州相次皆下”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笔锋一转“时暑,宗弼还军于汴”,让人大感诧异——宗弼在整个战场上都全面开花,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暑”字而撤军了?

  这里面,定然有不能说出来的秘密。

  清代著名史学家赵翼通过结合《宋史》考证出结果,说:“金天眷三年宗弼再取河南地,《金史》本纪但书:五月河南平,六月陕西平,《金史.宗弼传》亦不书战败之事。然是年六月以后,宋刘锜有顺昌之捷,岳飞有郾城、朱仙镇之捷,韩世忠有淮阳之捷,张俊有永城、亳州之捷,王德有宿州之捷,《金史》皆不书。”

  原来是吃了败仗,不得不逃。

  其实,关于“宗弼还军于汴”的原因,《宋史》卷365《岳飞传》中有写得非常清楚:“飞进军朱仙镇距汴京四十五里,与兀术对垒而阵,遣骁将以背嵬骑五百奋击大破之,兀术遁还汴京”。

  有人怀疑岳飞进军朱仙镇之前的郾城大捷有水份,但是,宋高宗的《奖谕武胜定国军节度使湖北京西宣抚使岳飞郾城胜捷仍降犒赏诏》现在还存于世上,诏中对这次胜捷赞不绝口。

  有人还怀疑《宋史》对岳飞的战绩是夸大其词,接近于造神;但是,读《金史》,尽管《金史》不书岳飞的战绩,但我们还是分明感觉到,在金人内心深处,岳飞俨然就是一尊凛凛战神。

  还有,《金史》频频提到岳飞,而且在提岳飞以及其他人时,总下意识地把岳飞的名字放在第一位,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如:“(金)军渡采石,击败岳飞、刘立、路尚等兵,获刍粮数百万计”。“而宋将岳飞、刘光世等果乘间袭取许、颖、陈三州,旁郡皆响应。”“宋岳飞、韩世忠分据河南州郡要害,复出兵涉河东”“天眷三年十二月乙亥,都元帅宗弼上言宋将岳飞、张俊、韩世忠率众渡江,诏命击之。”……

  金国史官这种下意识的行为,已经出卖了他们内心最真实的东西:即岳飞远比张俊、刘光世、韩世忠等人重要多了。

  一句话,岳飞就是金国的头号敌人。

  当然,对岳飞致予崇高敬意的表白也不是没有。

  《金史》卷98之《完颜纲传》中记:金国为了策反宋朝方面大将吴曦,给他去了一封劝降书,里面真情流露,在不经意间提到:“且卿自视翼赞之功孰与岳飞?飞之威名战功暴于南北,一旦见忌,遂被叁夷之诛,可不畏哉。”

  这一句“飞之威名战功暴于南北”,足已道出岳飞在金国人心中的战神地位。

  那些一意要抹黑岳飞的人,还是歇歇吧。

审核: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