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内容为网易自动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如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请联系

QQ:1414798468

手机:18702035232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用网络数据预测2017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
作者:DQ 点击:436 时间:2018-04-09 03:57:13

  2018年1月24日,2017年度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评选工作启动。2018年2月26日,26项入围项目新鲜出炉,分别是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广西隆安娅怀洞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湖南泸溪下湾遗址、福建明溪南山遗址以及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等。2018年3月29日开始面向大众进行投票,由专家和大众投票(其中公众投票作为评选的重要参考指标)选出他们心目中的十大考古发现。

  此次入围项目具有时空跨度大、类型多样,且以聚落为主的特点。从学术价值的角度来看,入围项目体现了考古学理论和实践方法的发展,都是2017年度极具学术价值的考古发掘和调查项目。

  笔者的这篇预测将从目前的网络宣传文案数量为着眼点,对入选项目的网络宣传文案数量进行数据,随后进行数据排序,选择前十项作为本次十大考古新发现的预测项,最后对其学术价值和公众宣传策略进行分析。

  从项目选择方面来看,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从原则上保证了正确的考古舆论宣传导向,展现了最新考古理念指导下的考古发掘或调查。与此同时,十大考古发现的评选也是向公众展示考古的一个平台,通过评选,可以增强考古工作与公众生活之间的联系,也可以达到吸引公众去了解考古,将上一年度的考古工作向社会展示的目的。因此公众投票环节的初衷,更注重的是这些考古项目对公众的宣传力度,目前公众了解这些考古发现主要依赖于搜索平台和自媒体上的宣传文案,这些文案或多或少使公众了解到这些考古项目。在对这些入围项目进行网页检索和自媒体(微信公众平台、新浪微博)等各平台宣传文案数量进行统计后,或可直观地显现出入围项目的宣传力度,以及在老百姓心目中的热度。由于网页搜索存在着重复率高的问题,故无法进行统计,所以本次的数据搜集主要是以自媒体平台上的宣传文案数量为主,其方法为利用搜狗的微信搜索以及新浪微博自带的搜索引擎。在将上述两项数据加总出来后进行排序,数量位于前十个的就为笔者所预测的2017年度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

  微信公众平台、新浪微博宣传文案数量统计表(不完全统计)

  一、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

  根据数据统计,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共获得了1364条自媒体搜索量,公众对其关注度和吸引程度最高,首先是因为该项目符合公众对考古即“寻宝”的认识,其次是由于该项目大量招募社会成员体验考古发掘,公众参与考古发掘的全过程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讨论,从而提高了社会关注度。

  2017年1月5日-4月13日,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以及眉山市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进行发掘,此次发掘的地点被判定为张献忠沉银地点,是研究张献忠大西军征战历史、政权建设和经济状况等各方面情况的重要参考资料。同时,该项目引入了水下考古这一新的发掘方法,为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内陆河流的水下考古项目。此外,此次发掘及时开展公众考古活动,向社会招募志愿者来参与发掘工作,为以后的公众考古活动树立了典范,扩大了考古发掘在公众中的影响,让考古成果为公众所享。

  二、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

  根据数据统计显示,新郑郑韩故城遗址共获得了952条自媒体搜索量,首先是因为新郑郑韩故城是1961年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长期以来都是科普宣传的重点项目,为其后续宣传奠定了基础。

  作为2017年度的主动发掘项目,郑韩故城遗址主要发现了各个时期的道路系统、水利设施以及城市规划,此外还发掘了一座“中”字型大墓的陪葬坑,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出现了车马坑。印证了《左传·桓公十四年》所记载的“冬,宋人以诸侯伐郑,报宋之战也。焚渠门,入,及大逵。伐东郊,取牛首。以大宫之椽归,为卢门之椽”中的渠门之所在。从学术意义上来说,该遗址为多时段叠压而形成,对于了解城市布局的变迁、不同时期的人类生活以及当时人的信仰生活都具有重要的意义。从公众角度来看,自1964年开始对郑韩故城进行发掘工作后,积累了丰富的考古发掘材料,对先秦都城的城市布局、城市中各种遗迹的研究以及生活状况有了较为深入的研究,郑韩故城的2017年度的发掘,对深入了解新郑历史古城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此外车马坑以及证经补史的作用也可能是公众宣传中的加分项。

  三、山东章丘焦家遗址

  山东章丘焦家遗址是山东省最近较为重要的考古发现,根据不完全统计,大概有688条自媒体搜索量。该地距离著名的1928年发现的城子崖遗址较近,从文化面貌上也较为相似,借着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最具有代表的龙山文化以及之前出现的大汶口文化的东风,这两个文化展示了山东地区社会复杂化进程,对于了解黄河流域的文明起源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焦家遗址收获了较多的搜索量和宣传量。

  焦家遗址作为山东大学考古学与博物馆学系的教学实习基地,除了在发掘的过程中严格按照田野考古规程来进行,还在发掘当中采用了较为先进的开放式发掘和系统采样、记录,从而对整个遗址的聚落布局和聚落变迁形成较为清晰的认识,得到了该遗址经历了居址-墓地-居址的变化期的结论,此外在遗址当中发现了大汶口时期的城壕,为山东地区时间最早的城壕,使我们得以了解整个区域在大汶口中晚期的物质文化以及精神生活。从搜索中发现,该项目在宣传时,用“此次发现了‘一个1.9m的成年男性’”为切入点,吸引公众去深入了解该遗址,故导致其有如此大的宣传文案数量以及阅读量。

  四、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共获得了591条自媒体搜索量。该遗址作为此次唯一的边疆地区考古项目,体现了中国现行“一带一路”战略当中对沿线地区进行文化发掘与开发的政策。

  2017年度,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对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托斯特乡阔依塔斯村东北的一处海拔1810米花岗岩洞穴遗址进行了发掘,在65平方米的发掘面积中发现了14层考古学地层,分别属于旧石器、细石器、青铜、早期铁器时代,为新疆地区目前发现的第一个旧石器遗址,还是新疆地区最早的铜石并用时代的遗址。此外这样一个完整的年代序列,为研究新疆史前文化的变迁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价值。此外,从出土陶器、铜器、铁器、石磨盘等器物的文化特征来看,部分文化特征与周边中亚地区和西伯利亚地区的阿凡纳谢沃文化和卡拉苏克文化有关,展示了早期中西文化的交流。最重要的是这里浮选出来了碳化的小麦,证明了新疆地区可能存在一个小麦传播的通道。而该遗址的标题大多为“填补新疆史前文化”,这样的宣传点符合观众猎奇的心理,公众可以通过这则文案探索未知的史前文明,对其宣传起着重要的作用。

  五、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获得了528条自媒体搜索量。该遗址是一处宗教考古项目,对于公众来说,宗教作为文化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发掘为我们了解道教活动及其建筑布局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2017年度,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鹰潭市博物馆对该遗址进行了系统的考古发掘,发掘区域面积约5000平方米,大上清宫时代跨度从宋一直到明代,主体宫殿为明代建筑。布局为中轴线对称的原则,主体建筑沿中轴线依山势自南向北,东西都有配殿,在遗址当中出土了大量生活器物和建筑材料,主要以琉璃构件和瓷器为主。是我国迄今为止发掘的规模最大、等级最高、揭露地层关系最清晰、出土遗迹最丰富的具有皇家宫观特征的道教建筑基址,推测为正一教祖庭遗址。从媒体标题上来看,将其与水浒传中的上清宫进行捆绑式传播,借助名著的力量进行宣传,增加了公众的阅读兴趣。

  六、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共获得了527条自媒体搜索量,对于公众来说,史前考古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墓葬遗迹、出土的精美随葬品,该遗址具有不仅具有特殊墓葬遗迹,也具有精美的彩陶,从而吸引了公众的关注。

  2015-2017年度,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的东北部进行发掘,发现了大量的史前墓葬,在发掘的过程当中,发掘者按照地层的先后进行发掘,全面揭示墓葬的文化意义,此外运用科技考古的手段,对其出土物进行多学科采集信息和交叉研究。此次发掘,发现该遗址的墓葬形制有洞室墓和竖穴土坑墓两种,下葬习俗多为一次下葬,对了解中原关中地区距今7000年前的仰韶文化晚期的庙底沟类型时期的聚落形态、埋葬习俗、埋葬制度、人种、人群血缘关系、婚姻状况、社会组织状况等重大课题具有重要的意义。最重要的是将洞室墓的出现年代提前了600年,为该类墓葬的起源与传播,以及关中地区与中国西部地区、乃至西方的文化交流与影响提供了珍贵的考古材料,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意义。此外,从自媒体的文章标题上可以看出主要围绕特殊的“剁手”葬俗、建城史、公共墓地这三个方面来进行宣传,从某种意义上利用人民关心的城市建设、墓葬习俗等方面来吸引群众的眼球。

  七、福建明溪南山遗址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福建明溪南山遗址共获得了511条自媒体搜索量,该遗址依旧是一处典型的史前考古项目,该遗址主要的收获简单来说就是植物遗存获得较多,为了解农业起源有重要价值,也可能是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福建省博物院、明溪县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对南山遗址进行正式考古发掘。发掘重点区域面积约450平方米,共分为5个文化期,其中在第二、三期当中发现了大量植物遗存,以植物种子为主,总计5.57万余粒,分别属于38个不同的植物种类。而农作物数量占绝对优势,合计5.16万粒,占出土植物种子总数的93%,包括水稻、粟(谷子)、黍(糜子)、大麦、大豆和绿豆等六个品种,以水稻和粟、黍两种小米为主,此次发掘可以了解到古代穴居人群的生业方式。而发掘地点从洞穴一直到山顶,体现了居住地点的变化。总体来说,该项目为探讨史前人类行为模式、生业形态、种群迁徙与交流、闽台史前文化渊源关系,以及南岛语族的起源与扩散等重要学术问题,提供了新的资料。

  八、河北行唐故郡遗址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河北行唐故郡遗址共获得了485条自媒体搜索量,该遗址为夏商周时期的聚落考古项目,该遗址不仅填补了冀中地区在该时段的考古学空白,此外还体现了周代时期中原人民和北方民族的激烈冲击,为证实“戎狄”与“华夏”之争提供了考古资料。

  2015-2017年,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石家庄市文物研究所、行唐县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对该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遗址发掘面积约8000平方米,遗址的遗迹现象有东周时期墓葬、车马坑及殉兽坑以及生活遗迹,出土器物包含陶、铜、金以及玉几大主要器物品种。从出土器物和墓葬形制的文化特征来看,该地为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期具有北方族群特征的贵族墓地与居址,时空和内涵与早期中山国密切关联。从墓葬随葬品当中反映出对中原文化的向往,而在葬俗和葬具上又保持了北方民族特色,体现了华夏文明与北方族群之间的融合进程,为研究戎狄等北方族群的华夏化进程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实物资料。除了大量官方新闻短讯宣传外,部分非官方的宣传文案的标题多以车马坑、中山国作为标题选择,为其增加了宣传效果。

  九、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共获得了447条自媒体搜索量,该地作为春秋时期晋国的墓地,公众希望从此次发掘中了解到更多的关于晋国的墓葬习俗。

  2017年,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对其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区域面积5600平方米,已经发现墓葬230座,墓葬从西周末期延续到战国时期,大体由早到晚沿西北——东南方向排列,陶寺北墓地形成统一的规划布局,墓葬因等级的不同存在小的分区,大型墓葬通常沿西北——东南主线排列,中小型墓集中散布于大墓周围,并与大型墓葬小有间隔。根据史料记载,推测为晋国的“邦墓”。墓葬形制和葬俗能够反映晋国的统一进程,是了解晋国史的重要材料。该墓地没有太多的吸睛点,仅发现以“邦墓”作为切入点的文章。也是导致其排名较后的原因。

  十、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共获得了438条自媒体搜索量,目前来看,其中有部分以“商鞅改革之都”作为专题宣传的文章。

  2013-2017年,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在精确测量和考古地理信息系统的支撑下,通过大范围勘探和小规模试掘的方式,先后确定了一号、二号、三号等三座古城,并在三号古城内试掘确定了多座大型宫殿建筑,确定三号古城的时代为战国中期至西汉前期,即文献所载的秦至汉初栎阳,并在遗址中发现大量的建筑构件和生活设施,其中出土的器物上“栎阳”为证明其为秦汉栎阳城的铁证。从而对研究秦国都城建筑布局,汉代城市布局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在该项目中勘探技术和现代地理信息技术相辅相成,体现了考古工作的日趋科技化。

  笔者在对今年入围“十大发现”的26个考古项目进行初步分析后,首先可以看到此次入围的项目主要以聚落遗址为主。夏鼐先生在《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中对考古学的定义为:“根据古代人类通过活动遗留下来的实物以研究古代社会历史的一门学科。”这些以聚落遗址为主的考古发掘,不仅仅是发掘单一的墓地或城址,而是将两者有机结合起来,从而复原当时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居民的信仰世界。其次,作为社会资源的考古遗产,要想让公众深入地了解考古学的相关知识和考古工作的重要性,除了考古从业人员本身的积极宣传外,还需要新闻媒体的广泛参与。

  作者:胡宇煊(中央民族大学考古文博系在校研究生)

【推荐阅读】

  每当你唤醒一段记忆,可能都会无意识地对它做出一点细微的调整,由此妨害它的精确度。就连最琐碎的记忆也很容易受到暗示的影响。有研究发现,如果告诉受试者两辆车发生了“碰撞”而非“擦挂”,那么他们回想起来的车祸情景会比实际情况更加惨烈。

  最令人沮丧的是,我们对记忆细节的调整和对现实的重构都是无意识的,我们根本不会觉察自己的记忆已经发生了改变。修正记忆产生的裂痕总会悄然修复,我们常常不会记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两年前,我去大峡谷远足,一路上拍了四百张照片。我很担心大峡谷的美景会从我记忆中悄悄溜走,只留下失真的赝品,所以我格外依赖相机。相机留下的记忆看起来那么清晰,那么不可磨灭。

  可是最近,我突然十分好奇:我们越来越依赖智能手机来记录生活,这又对记忆有何影响呢?

  拍照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记住大峡谷的奇景吗?

  和心理学领域的许多课题一样,对于这件事,目前我们的问题比答案还多。不过在很多案例中,科学家发现,不断拍照实际上会损害我们的记忆,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无法专注于当下。持续分享照片甚至可能改变我们在实际生活中唤醒回忆的方式。

  不过,也有新研究发现,相机同样能增强我们对特定体验的记忆。利用这个早期研究提供的线索,我们可以更好地利用智能手机,在强化记忆的同时享受更多乐趣。

  拍照让人分心,无法专注当下体验

  形成长期记忆的第一步是付出注意力。如果你对周围的世界关注度不足,大脑根本不会把你体验到的感觉存储下来。

  大脑通过连接神经细胞形成长期记忆。神经细胞之间的连接越强,你的记忆就越鲜明。神经连接的大网将所有感觉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段记忆:某个场景看起来是什么样子,摸起来是什么感觉,闻起来是什么气味。

  但是,如果你没有付出注意力,外部信息甚至没有进入你的短期记忆,那么你的大脑自然无法形成长期记忆。

  斯坦福纪念教堂是一座相当引人注目的建筑。教堂入口上方有巨幅粉彩风格壁画,描绘了耶稣迎接英灵进入天堂的情景,天堂的背景中点缀着一棵棵棕榈树。教堂内部有华丽的马赛克和彩色玻璃,还有多不胜数的天使和圣徒壁画,恢宏而壮丽。不过,即将刊登在《实验社会心理学杂志》(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上的一项研究发现,要是手边有一部带摄像头的手机,你可能更容易忘记眼前的美景。

  在一系列实验中,几百位受试者在没有导游带领的情况下自行游览了这座教堂。游览过程中,受试者需要依据指令记录一些细节,例如“教堂中十字形的平面结构”,或者着重观察“宏伟的入口上方欢迎你的”青铜天使。

  一部分受试者携带着配有摄像头的iPod,他们需要按指令拍摄照片,另一些受试者什么都不带。

  游览结束后一周,所有受试者都需要接受突击测试,研究者会询问他们在游览过程中理应记得的一些细节。结果发现,不带相机的受试者在10道题里大约能答对7道,而带了相机的受试者得分更接近6分。二者的区别细微却不容忽视,就像从C到D。

  “仅仅是泛泛地拍一些照片,就足以降低受试者在记忆测试中的得分。”这项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达特茅斯的心理学研究者埃玛•坦普尔顿(Emma Templeton)表示。

  这是为什么呢?简单地说,因为相机会让人分心。“它让我们无法专注于当下的体验,所以记不住那些本应专心欣赏的东西。”坦普尔顿说。而无所不在的智能手机“就像是插入我们日常生活的一个巨大干扰源”。

  不带相机游览,让受试者在记忆测试中得分更高。

  坦普尔顿和她的同事怀疑,让人分心的不只是相机。在同一个时间段里,她的研究团队还做了一项线上研究,请380位受试者观看一段TED演讲视频,这项研究的对照试验比教堂游览项目更加严格。整体而言,只要研究者要求受试者在电脑上做实时笔记,就会损害受试者对演讲的记忆。

  坦普尔顿强调,总而言之,心理学家刚刚开始研究智能手机对人类认知能力的影响。“电子媒体和相机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但在我们心理学研究的大环境中,这些事物还相当新奇,而且人们使用媒体的方式仍在快速演变。”她说。

  换句话说,我们使用电子设备的方式还在不断变化,这使心理学家更难以评估智能手机对认知能力的影响。

  记在脑子里还是记在手机里?

  拍照可能损害记忆的另一个原因是所谓的“认知减负”。

  简而言之,我们将一部分脑力劳动“外包”给了计算机。2011年,《科学》杂志刊发了一项著名的研究,该研究发现,如果告诉受试者某段信息已经录入了电脑,那么他们记住这条信息的概率就会降低。不过这个实验只有60位受试者,而且全都是大学生,所以它得出的结论可能价值有限。但认知外包的例子随处可见,比如说,你还记得几个人的电话号码?

  最近,出现了支持这一理论的更多证据。2015年,滑铁卢大学的心理学研究者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发现,如果你总是回避相对困难的分析式思考方式,那么你更容易依赖智能手机来查询信息。研究结果表明,把电脑当成认知的“拐杖”,已经成为一种十分普遍的策略。

  纳撒尼尔•巴尔(Nathaniel Barr)是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他说:“读了我们的论文以后,很多人觉得我们的观点是‘智能手机让人变蠢’,但我们自己更倾向于这样的诠释:认知能力相对较弱的人可以借助手机来拓展大脑的能力,这是一种很棒的方式。”就算你是个路痴,现在出门也可以通行无阻。从这个角度来看,智能手机为我们提供了新的认知捷径。

  认知减负不一定是坏事,只要别减掉真正重要的东西。如果手术台上的外科医生需要靠谷歌来查询下一步该怎么切阑尾,那可能就真的有问题了。

  说回拍照,认知减负的问题就变得更复杂了:生活中的哪些事情是你愿意纯凭大脑把它记下来的呢?

  巴尔说:“如果你拍下一张照片,把它分享出去,那么别人也能体验到你的一部分感受;要是你不拍照,那这感受就只属于你自己。这样做有利有弊……随着这些技术越来越深地嵌入我们的生活,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多地权衡得失,做出决策。”

  这也是关于相机与记忆的研究最有趣的地方:通过不停地拍照,我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最大的代价:相机收窄了我们的注意力

  确切地说,智能手机不会让我们变蠢,但它会改变大脑工作的方式,重新聚焦我们的注意力。

  亚历山德拉•巴拉斯克(Alixandra Barasch)是纽约大学的认知学家。她在工作中发现,不断使用智能手机拍照的确会带来记忆裂痕。但更重要的是,她找到了一个利好因素:相机还能帮助我们集中注意力,增强记忆。

  巴拉斯克让受试者去参观博物馆,其中一部分人需要拍照,另一部分则不需要。与不拍照的对照组相比,接受了拍照指令的受试者更容易记住游览过程中的视觉信息;但这样的收益也有代价:拍照的受试者更容易忘记自己听到的信息

  巴拉斯克的研究发现,智能手机会改变注意力的方向——在手机的引导下,我们的注意力有了新的焦点。在一项小型研究中,巴拉斯克和同事给参观博物馆的受试者佩戴了眼动追踪设备。分析结果表明,受命拍照的受试者会花更多时间来观看手工艺品,他们参观的展品件数也更多,但他们很少转开视线去打量天花板和地板。

  如果你正在努力试图拍摄一张完美的照片,好发朋友圈,那么你很可能对周围的声音充耳不闻,也会忽略附近的气味,你不会注意到组成这一刻的美丽而复杂的诸多细节。

  其他研究者也发现了类似的奇妙效果。2011年,菲尔费尔德大学的心理学家琳达•汉高(Linda Henkel)在一项实验中发现,如果只是简单地要求受试者在参观展览时拍照,那么他们对物品细节的记忆会遭到损害;但是,如果专门叮嘱受试者必须使用相机的变焦功能拍摄近距离特写,那么他们对展品的记忆反而会得到提升。

  这个结果告诉我们,专注于拍照的时候,我们很可能不自觉地“收窄”了自己的体验

  专心拍照,让人更容易遗忘拍照内容以外的体验。

  现实世界中的强烈体验是沉浸式的,而且通常包括所有感官。你是否记得上次度假时从背后吹来的那一阵风?是否记得自己当时的感受:颤栗、激动或恐惧?在朋友圈翻阅那次旅行的照片时,你会记得那顿晚餐的味道吗,或者只记得那顿饭很好看?

  照片和文字永远只是单薄的片断,它们无法取代丰满的完整的体验。当你回顾照片的时候,它们的确能提供记忆的线索,却不一定能唤醒完整的记忆。

  大量分享照片,让你提取回忆时情绪降级

  我们拍摄的照片越来越多,非但如此,我们还不断地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照片。分享的行为可能也会影响我们的记忆——以一种微妙却不容忽视的方式。

  巴拉斯克和她的同事发现,拍摄照片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会改变我们在这段记忆中的视角。换句话说,当你拍下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的时候,你更可能以第三者的视角存储这段记忆

  “如果我要求你在脑子里想想上次圣诞节拍下来并分享出去的照片,”她解释说,“那么你更可能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回想当时的情景。”但如果你拍摄照片只是为了存下来给自己看,那么就不太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分享照片对视角的影响相当微妙。比如说,巴拉斯克发现,如果你满脑子想着要把照片发出去给别人看,那么拍照的过程可能就没那么有趣了。这可能是因为分享加强了我们的自我意识。(所以她建议拍完照片后稍等片刻再把它发出去。)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这种视角的转变对我们的记忆有什么长期影响。

  “现在我们觉得这会影响情绪的强度。”她说,“如果站在第三者的视角,那么你回忆起这段经历时唤醒的情绪就没有那么强烈;但要是我停留在第一人称的视角,那么我就更有可能体会到那一刻的真挚情感。”

  或许你可以考虑不要总是那么“及时”地分享照片。

  如果你真想记住某些东西,一定要付出努力

  说到这里,我们似乎很难在纯靠大脑的记忆和技术辅助的记忆之间找到理想的平衡。但是,如果你真想记住某些东西,是需要付出努力的。

  这意味着你需要更专注地观察周围的一切,有意识地将相机对准那些你想要记住的细节;甚至有时候你需要放下相机,去体会空气的触感和街道上的气味,写下你此时此刻的感受。

  智能手机可以帮助我们增强记忆:它可以存储信息,为未来的我们提供记忆的线索。但我们不能把所有东西都丢给手机。

  关于学习,有一个研究结果始终如一:形成有意的记忆需要付出努力。单纯地反复阅读无法帮助学生更好地记住考试答案。不,你必须付出努力,深入记忆底层,将碎片信息整合成一段完整的资料,以后你才更容易找回它。

  体验可能也同样如此。“如果你平时不愿意有意识地锻炼自己的检索能力,那么当你真正需要依靠自身记忆的时候,可能会觉得格外艰难。”汉高说。

  最近,我再次回到了大峡谷。这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旅行。我没带相机,也没拿iPhone不停拍照。我之前已经拍过照片了。这次我感觉十分自由。直到今天,我还记得峡谷里的松鼠从身边匆匆跑过,企图偷走我们的午饭;我记得二月的和风轻轻吹拂,伴随我们走过艰难远足;我记得朋友讲了个蹩脚的笑话。我没有拍照,这些记忆都存在我的脑子里。我很确定,它们都真实存在。

审核:DQ